1. 首页>>商标权>>商标保护经验

商标被驳回可以重新申请吗(5年高考3年模拟商标被驳回)

“高考”化身热门IP,“5年高考,3年模拟”商标被驳回

随着高考结束,社交网络与新闻媒体上有关“高考”的信息数量开始趋于回落。一同回落的,还有千万高考考生悬了数年的心。早起晚睡在题海里沉浮的日子终于成为历史,为表庆祝不少同学把厚重的习题试卷临窗洒落,场面几度欢腾。

而在校园的满地纸屑里,大概出镜率最高的当属一部名为《5年高考,3年模拟》(下称“53”)的图书,乘着高考这股热气流,53也全方位展示在大众视野。

一、“5年高考,3年模拟”商标被驳回,备考生要没题做了?

不久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份判决书引起关注,判决书显示,北京曲一线图书策划有限公司(下称“曲一线”)请求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责令国家知识产权局撤销第26142031号(5年高考3年模拟)商标驳回复审决定并重新作出决定,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驳回了曲一线的诉讼请求。

这一事件起源于3年前,曲一线作为53的编撰者,于2017年8月30日首次申请第26142031号商标,后被驳回。随后曲一线又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主张《5年高考 3年模拟》作为“教辅”图书,所申请的商标经公司宣传使用已在图书上具有较高知名度,且商标本身具有显著性,可以作为商标使用。

此外,曲一线还提交了《5年高考 3年模拟》图书部分所获奖项、销售情况等材料以证明该产品的知名度。

(第26142031号商标)

2019年3月,原商评委对此作出驳回复审决定,原商评委认为,申请商标由汉字“5年高考 3年模拟”构成,易使消费者理解为与“高考考试和模拟考试”相关,该商标仅仅直接表示了商品的内容等特点,属于商标法规定中不得作为商标注册的标志。同时,曲一线提交的证据也不足以证明申请商标已通过实际使用获得了具有识别意义的显著性。

针对该决定,曲一线将原商评委(国家知识产权局)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主张诉争商标为公司在先注册的第4331555号商标(简称在先商标)的延伸注册商标,在先商标是曲一线自行设计创作的商标,具有独创性。且公司使用“5年高考3年模拟”商标已近十二年,拥有稳定的市场和消费群体,具有较高知名度,具有识别意义的显著性。

但法院不认可“曲一线注册的在先商标经过其商业使用已具有较高知名度,其商业信誉可以沿及本案诉争商标。”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中的汉字“5年高考3年模拟”仅直接表示了商品的用途等特点,属于不应予以核准注册的情形。

资料显示,第4331555号“5年高考;3年模拟”商标申请日期为2004年10月27日,商标图案为具有透视感的平面文字,而第26142031号诉争商标系第4331555号商标的文字立体化处理。

从产品外观上看,诉争商标的图案已在53系列产品上使用了一定时间。消费者关心的是,此次商标驳回是否意味着今后的53系列图书要“改头换面”,立体字图案是否不可以再使用,以后高考选生们难道要没题做了?

(淘宝网“5年高考,3年模拟”图书商品展示页)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表示,在不侵害其他人商标权的前提下,商标被驳回不意味着该商标不能继续使用,只是无法排除其他人使用该商标。

不过,就算53系列图书在销售上会遇到某些阻碍,高中生没题做的担忧也不可能成真。据澎湃新闻报道,截至2019年9月,国内教辅材料的头部编撰主体有曲一线、王后雄、任志鸿和薛金星等,几大主体的主要产品分别有“5年高考,3年模拟”系列、“教材完全解读”系列、“志鸿优化”系列以及“中学教材全解”系列等,这些产品的搜索热度都名列前茅。

销量方面,尽管曲一线高居榜首,但王后雄、薛金星等也紧随其后。此外,细分到高考刷题产品领域,除了53系列还有《高考必刷题》、《金考卷》和《天利38套》等产品。高考教辅图书市场可谓规模巨大,产品丰富,“没题做”简直比“巧妇做无米之炊”还难。

对企业而言,在备考材料的准备上俨然比广大高考“当事人”还要上心。

二.“高考”化身热门IP,可这个热点不好蹭

高考教辅图书市场的繁荣,实际上是“高考经济”的部分缩影。在中国,“高考”赋予了“知识改变命运”的有力印证,加之教育本就是国民意识里最重视的内容之一,多年来其衍生出的传统教育市场已空前昌盛。

到如今,在IP化蔚然成风的环境下,“高考”这一举国皆知的话题所附带的商业价值也更被越来越多人发掘。这一点从近年来与“高考”相关的商标注册状况上可见一斑。

商标网统示,目前结构中包含“高考”的商标已达453个,所属分类大多集中在9类、16类、35类、41类和42类,涉及商品或服务除了包括广告宣传、教辅培训和印刷出版等,还有不少涉及医药食品和海鲜蔬菜的。

(商标局资料)

同时,这些商标的申请人也五花八门,除了大多诸如“好未来”这样的教育科技公司外,还有不少数据分析公司、食品生产公司和文化传媒公司,甚至连快餐行业的“必胜客”都携带“高考必胜”商标试图来分一杯羹。

不难发现,高考除了吸引不少企业来开拓教辅市场,更引来不少企业欲借其“IP”为企业本身的产品增添营销价值。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上述400多个“高考”商标当中,大部分商标均处于无效、驳回复审或等待实质审核的状态。可见,想借“高考”这一IP拓展自身的市场价值,操作上并不容易。

针对这种情况,刘晓春表示,一些商家注册“高考”商标,可能是认为高考作为一年一度的热点,以此为商标能够增强自身品牌号召力,在特定时间段吸引考生、家长群体的注意力,从而影响其购买决策,产生引导作用。但一方面“高考”本身作为一个具有很强通用性、描述性的词语,如果用在教育和高考相关的产品和服务上,很难证明具有显著性,也不应被个别几家机构所垄断。另外,高考作为重要的国家级考试,具有严肃性,如果被调侃性或随意性地商业使用,有可能在特定情形下造成不良影响,这一因素也会导致“高考”两字无法获得商标注册。

三.“高考”图书市场虽好,“局内人”也需要反思。

当高考成为“蛋糕”,必然引得各式各样的角色计划入局。不过单从教辅图书领域来看,53系列产品的成功历程并不易复制。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复制”产品似乎就容易的多。

据悉,53系列图书最初由曲一线于2003年策划研发,区别于当时市面上多以教材解读为核心的产品,53每年跟随高考题更新推出的形式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2004年曲一线申请注册“5年高考;3年模拟”商标,2007年第4331555号“5年高考;3年模拟”商标获准注册。

据媒体“统计者”调查统计,53系列图书是“最令人相见恨晚的教辅书”,结合其销量来看,53系列图书可谓目前市面上最有市场的高考题库。得益于产品的成功,曲一线的领军人物卫鑫也开始走上台前,亮相综艺节目。53的风光,可谓是教辅图书市场引得众人意欲入场的缩影。

可53已诞生十几年,行业经验和庞大的分销网络靠的是长期沉淀,这一点没办法模仿,于是有人干脆搬运成果,制售盗版。

据中国新闻出版网报道,2008年9月保定市公安局查扣了一批盗版《5年高考3年模拟》,该次共查获该套丛书1578册,涉案码洋(全部图书定价总额)近7万元。

无独有偶,中国青年报也曾报道,2009年9月山东济宁市公安局在华天印刷厂查获盗版《5年高考3年模拟:英语》2000余册,在新大陆印刷公司查获盗版《5年高考3年模拟:英语》PS版5张、书皮1000余张、未装订散页500余份等。

更糟的是,蒙受盗版侵袭的产品远不止53系列,据了解,2014年,河南省巩义市曾查扣《5年高考3年模拟》、《教材全解》等图书共143863册,其中129093册属侵犯他人著作权的非法出版物。

可见,盗版不仅规模巨大且覆盖面积极广。那么值得玩味的是,如此规模巨大的盗版是如何被消化的?

据检查日报消息,如果把教辅比作一件商品的话,可分为三大环节:研发、生产制作和流通销售,它们分别由出版方、中间方以及校方这三大利益集团扮演。“一本书定价40元,其成本价约占12%,作者的版税约占8%。”一本教辅书的利润空间可达八成。

若出版社严格按常规程序编辑出版,其利润空间十分有限。这也就决定了,在整条图书产业链中,从编撰到出版再到销售,基于“互利共赢”的原则,正版图书的售价可能完全失去了所谓的性价比。

这也就是矛盾所在,盗版可耻,盗版却有不小的市场。

当然,盗版既是对作者的不尊重,更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坚决不能予以提倡。但从结果上看,盗版也给市场监管部门与正版书商提供了一定警示。

首先法律给予著作权的保护应加大力度。其次监管部门也要加强监督,控制图书产业链操作之下导致的产品价格“膨胀”。最后,正版书商或许也该注意,除了做必要的版权维护、健全自身商标体系外,更应加强自我修养。

毕竟,若产品让消费者觉得不值,就算没有盗版,正版也会受其他因素影响而惨遭淘汰。


标签: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