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商标权>>投诉维权经验

天眼查和企查查合法吗?(侵犯商标隐私权怎么处理)

既生瑜亦生亮,企信查询领域深水区的“二查之争”

哲学家休谟曾说过:“高尚的竞争是一切卓越才能的源泉。”在企业信用信息查询领域,企查查和天眼查——这两家头部公司之间的竞争正趋白热化。

“二查之争”互诉500万赔款

商业查询领域,硝烟再起。

6月29日15时55分,企查查官方微博发布“关于起诉天眼查不正当竞争的公告”。

(图源:企查查微博)

公告称,企查查已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友商”天眼查涉嫌不正当竞争提请民事诉讼,后者将面临伪造政府背景、官方备案等三项指控。

企查查方面表示,被告天眼查通过虚假及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相关公众,以抢夺用户资源、交易机会及市场份额,给原告及其他市场经营者造成了严重的损失。据此,原告方请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万元,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并在相关公开平台持续刊登声明30日以消除影响。

据起诉状信息显示,被告天眼查误导性的虚假宣传行为主要包括在商业宣传中使用“财政部所设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旗下”、“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旗下”等用语,误导相关用户认为天眼查产品是国家政府开发运营,由政府部门主管,拥有政府背书的工商信息查询工具。此外,被告在对外宣传文章中称“天眼查是中国唯一一个开放式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此系虚假陈述,欺骗相关公众。

500万索赔额的依据是什么?知产力就此问题采访了企查查公关部门,企查查方表示,天眼查方面借助央行征信备案、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等标签,以“公器私用”的方式误导公众,为自己累积了巨大的竞争优势,牟取了高额的非法利润,并非法攫取了企查查等同行业竞争者的用户资源、交易机会和市场份额,给企查查带来的经济损失难以估量。因此请求法院给予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上限处罚——500万元。

早在今年4月,企查查收到海淀法院发出的禁令,短短2个月后,企查查便向天眼查发起了诉讼。为何选择在此节点发起诉讼?企查查方回应称:“市场和公众被天眼查错误的企业背景宣传误导已深,企查查已不得不采取法律行动来矫正行业不良风气。”

6月29日当晚,知产力联系天眼查公关部门,天眼查方称不便接受采访,但会马上做出官方回应。当晚8点39分,天眼查随即在微博发布《致友商“企查查”的一些建议》的文章对上述事情做出回应,并提出了三个核心观点:

1.企查查侵犯天眼查、实施不正当竞争、被法院下达行为禁止令的事实不会因此公告而被行业与公众忘记;

2.企查查在公告中所举例子无一成立;

3.第三,企查查选择今天这个日子可能不是很明智。

此外,天眼查喊话企查查“不要贼喊捉贼,已准备反诉”。

(图源:天眼查微博)

这不是“两查”的第一次交锋。

2019年7月份,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官方网站发布的一则消息引发关注。商业信息查询平台天眼查将企查查告上法庭,并索赔520.45万元。

理由是企查查在广告中用到了“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以下简称“三查”)这句广告语,而这句广告语的首创者正是天眼查。

随着两家头部平台因广告语“撞车”对簿公堂,二者间的竞争也彻底公开。

2020年4月8日,海淀法院对企查查作出禁令,要求其在任何场合不能再使用天眼查的“三查”广告语及容易引起混淆、误认的类似用语。天眼查方在前天对企查查的回应中再次重申了此事。

海淀法院的官方公众号表达,此案诉讼禁令的作出明确了特定广告语作为商业标识的可保护性,及时遏制了擅自使用他人广告语的不当行为,有利于促进市场的良性发展,将成为类似案件的重要案例。而“二查”友商之间的是非或许远不至于此。

(双方广告语对比)

对此,企查查公关部负责人回应称:“对于海淀法院作出的诉前禁令(并未采取),我们表示尊重,但同时也深感遗憾。我们一直以来都将‘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作为产品功能的客观描述,而非创意性的广告标语来看待,从任何角度来看,这一点都绝非侵权。目前,我司正在准备相关的材料,着手进行该案件的上诉工作。“

(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书)

事实上,天眼查也曾被海淀行政部门“查”过一次。据悉,去年6月份,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天眼查方面发出了行政处罚,理由是广告中使用或者变相使用国家机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名义或者形象,罚款10万元。

既生瑜亦生亮,重要商标被竞争对手注册

其实,“二查”之间颇有渊源。

2014年3月,企查查作为国内第一家商业查询平台在苏州横空出世,开启先河,获得了先发优势。同年10月,拥有海外工作背景和著名公司工作经验的柳超博士在北京创办了天眼查,紧随其后。彼此经过不断的发展,在企业信用信息查询领域逐步形成了“两家争鸣”的局面。

据悉,早在2015年,企查查就宣布盈利,而天眼查直到2017年才实现商业化。但二者在知识产权方面,天眼查却显现出一定的优势。

截至2020年6月,天眼查运营公司(北京金堤科技有限公司)拥有的知识产权注册信息共计800余条,对比企查查运营公司(苏州朗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及其两家股东公司苏州知彼信息科技中心(有限合伙)和苏州企查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知识产权(商标、专利、版权)的数量上具有一定的优势。

尤其是在商标注册上,据商标网最新数据显示,天眼查以申请注册545件商标,在2016年期间其商标注册呈现陡然上升的趋势,且数量较大。

(图源:中国商标网)

企查查运营公司加起来,共申请注册了332件商标。

(图源:中国商标网)

意外的是,直到天眼查抢注了多个批号的“企查查”商标后,企查查公司才有些许后知后觉。

商标网显示,天眼查在2016年4月25日申请注册了19743877号、19743876号、19743875号、19743874号、19743873号等七个类别的“企查查”商标,截至目前,除第35类以外,相关“企查查”商标已经转让至北京企服多科技有限公司名下。

(图源:中国商标网)

2017年8月24日,企查查才对天眼查注册的第19743876号、第19743872号“企查查”商标提起了无效宣告。

(图源:中国商标网)

企查查认为,“天眼查”和“企查查”同属市场上征信信息查询软件,属于竞争关系。公司早于争议商标提起注册之前已将“QICHACHA.COM”作为商标广泛使用并在相关公众中取得较高知名度,争议商标无论字形还是含义均与企查查在先使用商标“QICHACHA.COM”相似度极高,容易造成混淆,构成了对申请人在先权利的侵犯,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天眼查争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具有明显恶意,并将导致消费者混淆等不良影响。综上,请求依法宣告争议商标无效。

但商评委认为企查查公司主张依据《商标法》第三十条宣告争议商标无效,申请人并未明确亦未提交证据证明,申请人在与争议商标核定的户外广告相同或类似服务上享有在先商标权,故对申请人该主张不予支持。

此外,商评委认为申请人提交的在案证据形成时间晚于争议商标的申请日期,或未体现商标标识,均不能证明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日之前,也不能证明已在同样领域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不予支持。

商评委指出,争议商标不存在“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情形,在申请注册时也未有欺骗和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申请人缺乏充分事实依据,也不以支持。

2019年11月1日起,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9)》正式施行,新商标法对部分条款作出了修订和修改,或许能给企查查的商标维权带来一丝希望。企查查方表示,现已针对此事进行相关证据的收集,以期在未来将证据公之于众,扭转局势。

商业信息查询是门好生意吗?

企业想要了解合作伙伴准确信息;求职者想要了解面试公司靠谱与否;投资者想要了解企业资信状态;媒体也想实时掌握企业股权变动信息…….

企业信息查询平台的出现,事实上是迎合了大数据时代的用户需求,也搭上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快车。

据南方都市报道,国内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曾多达四十多家,但时至今日,让人记忆犹新的只有天眼查和企查查。目前,在金融信用服务领域,企查查和天眼查的APP指数排名分别位列前二。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信用服务市场规模仅为37.30亿元,到2018年6月,我国企业征信机构已扩大至125家。与此同时,发改委于2018年9月表示,要大力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去年4月,央行再度“加码”开闸企业征信牌照。随后两个月内,双方相继获得征信备案牌照。

僧多粥少的激烈竞争背景下,监管层又释放出的“绿灯”。

种种信号都在暗示,我国企业征信行业或将逐渐步入新阶段。

行业人士李山公开发表言论,目前这些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此前多是依靠B端盈利。它们依照客户需求将平台数据进行分类整合,随后售卖给投资机构、企业等,而目前逐步向C端迈进。

笔者也注意到,这些平台早已开始探索“知识付费”道路,针对C端用户开启会员服务。

(来源:澎湃新闻截图)

澎湃新闻此前也对其进行报道,“从B端转到C端,在企业信息查询行业迟早都会发生。”天眼查、企查查等在做了一段时间B端生意之后,集体瞄准的下一个方向——C端市场,是必然的。

转变的苗头从2017年开始就有体现。

以天眼查为代表的企业信息查询平台一改低调风格,开始在办公楼宇等处进行了大规模的广告推广,天眼查从2017年3月开始以十分接地气的方式进行线下大面积的广告宣传,逐渐被C端用户所熟知。

为了巩固形象,拉近与C端用户的距离,2019年11月,天眼查又宣布著名演员吴刚先生出任其品牌代言人。其利用吴刚正派的形象塑造企业在用户心中的形象,传递品牌价值。

另外“天眼查”格局也并未局限于“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而是随着业务场景的不断深化,围绕“商业安全”将“开公司”相关企业服务纳入平台,其广告语也随之升级为“查公司,开公司,就用天眼查”。

可以看出,“天眼查”围绕公开数据和商业安全深挖企业经营需求,构建“天眼查生态”,背后是其在努力为自身生存和发展打造了竞争壁垒的超前意识。

与此同时,企查查则以“权查查”、“企服服”等新品牌面向用户,尝试开拓商标代理、记账代理等业务扩大商业布局。企查查方面不仅为C端用户提供企业以展示信用信息查询服务,而且为B端企业用户提供API接口、风险监控等定制化服务方案,与政务、科研机构、顶级的金融机构、律所、供应链服务商等长期合作。

因此,对于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来说,在努力争取用户的同时,有必要做到未雨绸缪,提升自己的综合实力,找寻新的突破点。

现实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企业信息安全化的程度高、强监管、企业数据难获取等是所有征信机构的“痛点”。有限的数据来源、数据孤岛以及商业模式不清晰等问题的交织,更是让诸多涉足企业征信市场的机构举步维艰。

如此,“二查”还能迎来“新一春”吗?

天眼查创始人柳超曾说,数据的价值从来不在于其稀缺性,而在于数据分析、挖掘、联系之后得出的“洞见”型结论。

企查查CEO杨京也曾对媒体表示,面对相同的数据来源,避免同质化则要从数据的挖掘入手,竞争的壁垒不在于数据垄断和技术,而要看应用场景。

那未来的行业壁垒,又或体现在数据处理能力。

于天眼查、企查查而言,作为行业竞争对手,缠斗不可避免,而良性的竞争推动行业发展。企业信息查询行业的“战事”不会停止,未来企业信用信息查询领域格局又会有什么新变化?知产力持续关注。

标签: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