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三星、小米成功无效全球首个无线移动充电专利(专利维权路很长)

作者:黄莺

7月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告显示,深圳爱码芯科技有限公司(爱码芯)的一件中国发明专利ZL201210335618.4,名称为"一种便携式电子设备无线移动充电装置及无线移动充电方法”,被“宣告专利权全部无效”,无效请求人有两位: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

有关这件被小米和三星同时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的专利,在5月份的文章中对本案做过背景介绍。

在此之前,这件专利持有者——爱码芯公司,在其官网曾表示,这项“无线移动充电宝”技术已经在2020年就授权了给苹果公司,其余授权的对象还包括深圳自格、广州爱商德、惠州通银海通等。

据爱码芯官网介绍,其自主发明的手机移动无线充电器,在中国乃至世界位居首位,公司的核心技术团队曾经在2009年已经发明超薄无线充电接收装置(201020693856.9 201010617849.5),并且比三星、NOKIA还早应用在智能手机等无线充电领域,第一个在全球发明移动无线充电(ZL201210335618.4)概念。

在爱码芯实施许可的同时,合理运用诉讼或已成为爱码芯达成许可的一个必要手段。

爱码芯曾在2019年5月28日起诉京东和绿联科技,另外一案起诉了深圳米酷电子有限公司和深圳鑫创富科技有限公司。但京东案在7月3日就撤诉了,应该是双方达成了和解。处理完京东和绿联自后,7月11日又起诉了深圳羽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深圳锐讯天成科技有限公司,但很快在7月26日就撤诉了。

而深圳米酷电子一案也在8月26日撤诉了,应该也是达成了和解。

最近的一起诉讼是2021年底起诉深圳第一卫电子有限公司,目前该案还在进行之中。

可以看到,爱码芯的商业模式还是希望通过诉讼加快达成和解,手续专利费是其主要目的。

所以,此次三星和小米同时对这件专利提出无效,应该是爱码芯这家公司已经找到三星和小米,商谈许可事宜了。

三星和小米最终成功无效掉爱码芯的专利,直接打破了爱码芯最重要的一块商业营收来源。

这起案件背后实际上反映出中国专利制度的两方面问题:

一是以怎样的眼光看待爱码芯专利维权的问题,合理看到中小权利人与大企业之间的关系。

中国社会传统的认为专利权人去收费,被收费一方往往会被贴上同情感的标签,实际上,这是混淆了专利制度的本质:是要保护创新,而非同情“侵权者”。

这起案件比较典型的就是爱码芯通过自己为数不多的专利,逐渐在开拓专利许可的模式,并成功许可给苹果公司,而且与苹果公司之间并没有发生诉讼纠纷,从侧面来看,也表明了其知识产权是获得苹果认可的。

在一个创新和知识产权保护的社会中,小企业唯一能与大企业相竞争的或许只有专利了。这在美国这种知识产权保护更严格的国家,是颠扑不破的道理。

所以现阶段在中国,保护中小企业的合理权利,与扶持大企业做大做强,一样重要。

二是爱码芯的发明或是专利,到底有没有技术含量,是不是真的创新,能够支持其合理的索要专利费诉求。

第二个问题也是最关键的,是不是有真技术?

如果确实如其宣传那样,爱码芯是第一个在全球发明移动无线充电概念的,是有真技术,那么专利被无效掉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专利撰写质量不高,要么就是无效认定标准过于严格。

从目前无效的文本来看,其权利要求1-4看上去中规中矩,尤其是独立权利要求1的技术特征并不少,所以撰写质量可以说是平均分。

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4

从合议组无效的评述中,采用了三星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证据2’、证据1’和证据5’的结合,认定独立权利要求1不具备创造性。

结语

之所以提到这个案例,主要是不应该仅仅把它看作是一个简单无效的案子。而是应该看到其背后中小企业与大公司之间的博弈,这种博弈就包括了在法院的博弈,以及在专利局复审委的博弈。未来,各家公司对复审委的争夺也逐渐会像美国企业争夺美国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元PTAB一样,变得白热化。所有这些争夺的背后既是对专利制度不断适应创新和经济发展的新要求,也是不断推动专利法修改完善的最重要推手。

在这一过程中,专利审查规则、创造性判断标准、专利清楚与支持、专利客体等都将在外部的推动下更加适应中国的创新环境才对。

最终要的一点,加强专利保护,不分公司大小,应该一视同仁,不能简单的将善于起诉的小公司归入在中国带有贬义的NPE之列,也应时刻警惕大公司在利用自身资源在利用专利制度“消灭”真正的创新者。

扫码加入知识产权精英社区

作者:黄莺

现代专利战与热战的唯一区别,可能就是没有“浓浓的火药味”,但是背后所有的作战原理似乎都通用。

“兵不厌诈”、“出奇制胜”、“声东击西”、“围魏救赵”……,从近年来的频发的专利战中,常能看到。

尤其是前两年快速兴起的、此起彼伏的全球范围内的“禁诉令”、“反禁诉令”、“反反禁诉令”更是成为一种“突袭”的有力武器。

像小米与InterDigital一战时,小米从武汉中院拿到了一个“禁诉令”,打得InterDigital措手不及。

这个“妙招”很快就被爱学习的三星掌握了。

在随后三星与爱立信之战时,如法炮制,同样在武汉中院,送给爱立信一个“禁诉令”当圣诞节礼物。

现在,连爱立信也学会了,在对苹果的交锋中,进一步升级了“大礼包”,直接送给苹果一个南美国家哥伦比亚的“禁令”,直接让苹果下架某些型号的iPhone及iPad。

这让苹果十分不爽。

这一点从苹果在7月8日提交给美国法院的一份动议中,展露无遗。

苹果提到,就在苹果表明接受法院就其与爱立信之间纠纷的FRAND解决途径之后,并敦促法院在今年12月加速审理此案时。爱立信却在世界各地的法院对苹果提出单方面的禁令要求,而这些无疑是爱立信希望在12月之前苹果为了避免外国SEP禁令,能够屈服于爱立信的要求。

苹果认为这是爱立信的颠覆和阻止法庭审判的一种策略,是想掩盖其于12月审判时被发现许可费率过高和违反FRAND的行为。

苹果在动议中提到了爱立信首先在南美国家哥伦比亚拿到的针对苹果的“禁令”,促成了爱立信的劫持策略(hold-up)。

苹果提到,爱立信在那里秘密的敲开了10多家法院的门,并且在提交申请时完全没有通知苹果。就在法官批准了爱立信申请的关于5G标准必要专利的禁令时,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根本还没有运行5G网络。

因此,苹果认为爱立信此次寻求“秘密”禁令的行为是伪善的,试图阻止美国法院在12月对双方审判。

苹果还不忘向法官回顾“三星 v 爱立信”一战时,爱立信作为被三星在中国武汉中院秘密申请禁诉令,而成为被打冷枪的一方。现在却反过来,用以前自己都“嘲笑”的方式,去“嘲笑”别人。

看来,爱立信这个“以彼之道,还施他人”的方式,不仅让苹果大跌眼镜,也是气愤不已。

不仅如此,苹果还提到,爱立信在哥伦比亚的行动不止于此,还在寻求当地法院针对美国法院下达“反禁诉令(anti-anti-injunction)”。

但是好在所有哥伦比亚的法院在一审中都拒绝了爱立信单方面禁令(ex parteinjunction)的要求(除了一家法院),但爱立信已对一些裁决提出了上诉,目前二审正在进行之中。

这唯一的一家支持爱立信的位于首都波哥大的法院,在2022年4月28日,承认苹果的手机产品侵犯了爱立信的一项专利,发出了初步禁令。

苹果认为这起诉讼是单方面的,苹果根本没有机会发表意见,苹果直到2022年4月29日,才知道此事,还是当时苹果在哥伦比亚的律师在波哥大巡回法院的第43号法庭的通知清单上发现了此事。

随后,苹果在2022年5月2日提交了一份复议的动议,要求上诉,并要求救济阻止法官下达禁令。

2022年5月6日,爱立信缴纳了法官要求的保证金,已决定执行禁令。2022年5月9日,爱立信又提交了一份简短的申请,要求法院不允许苹果保留任何禁令救济,并坚持要求禁令。

于是在2022年7月6日,法院批准了爱立信的禁令请求,并向苹果哥伦比亚公司下达命令,禁止进口、销售、及宣传涉嫌侵权的产品。

不仅如此,法院还授予了爱立信针对哥伦比亚苹果公司的“反禁诉令(anti-anti-injunction)”。

苹果认为,爱立信此举将威胁到美国法院裁决此案的能力,包括对交叉许可的有约束力的FRAND条款的决定,因为这将为爱立信向苹果要求非FRAND的条款提供强制杠杆。

包括爱立信在最近在英国启动更多的外国诉讼程序(还包括比利时、巴西、德国、荷兰和哥伦比亚),寻求全球FRAND裁决时,苹果都向当地法院承诺,苹果将会接受在美国法院最终确定的FRAND裁决。

因此,苹果认为为了保护美国法院的管辖权,应让爱立信赔偿苹果公司任何罚款、罚金等。

苹果还特意澄清,苹果的此次动议并没有寻求“反禁诉禁令(anti-injunction injunction)”和其它针对哥伦比亚法院的救济。只是要求法院命令爱立信为其在哥伦比亚行为的后果承担经济责任。

结语

苹果这一状告的,不仅是打脸爱立信的单方面“秘密”申请禁令的行为,更是打脸了欧盟。

还记得欧盟从去年开始,先后两次向WTO对中国发起有关标准必要专利问题的争端解决机制,第一次重点是针对中国不公开重大SEP案件判决第二次重点就是针对中国的禁诉令小米 v InterDigital三星 v 爱立信案件赫然在列。

欧盟当时指责中国的一点就是,

这一点,在欧盟公布向WTO投诉中国的同一天,英国《金融时报》就同步报道了欧盟投诉中国背后的真正原因:认为这是中国设定智能手机许可费率“权力争夺”的一部分。

欧盟认为中国企业近年来在标准必要专利SEP上的“透明度”和“禁诉令”等,都是试图压低SEP专利许可费率,这使得欧盟企业受到数十亿欧元的损失。

认为中国法院将许可费定为西方技术提供商与OPPO、小米、中兴和华为等制造商商定的市场价格一半。导致爱立信在败诉后表示,授权收入每季度将减少1-1.5亿欧元。

在欧盟和欧盟企业表态之后,今年3月,美国、日本和加拿大也要求加入欧盟向WTIO就中国SEP禁诉令问题发起争端解决机制的磋商,这些国家无一例外的将矛头指向中国法院的“禁诉令”问题,完全不顾“禁诉令”这个始作俑者是西方国家自己的事实。

至此,西方七国集团(G7)在标准必要专利SEP上,对中国的合围已经展露无疑。

而且在美国国内,今年3月8日,由美国共和党参议员Thom Tillis,联合其它三位参议员一起提交了一份提议修改《美国法典》第35篇,以限制与专利侵权索赔和维护权有关的,及出于其他目的提交外国干涉的法案

该法案称之为《美国法院辩护法》(“Defending American Courts Act”,DACA)。

DACA主要包括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限制外国干涉”(LIMITING FOREIGN INTERFERENCE),第二部分是“专利和禁诉令研究”(STUDY ON PATENTS AND ANTI-SUIT INJUNCTIONS)。

就在西方七国对中国步步紧逼之际,苹果与爱立信的这一战,直接暴露了西方霸权的劣根性,就是:我可以,你不可以!

当欧盟牵头为爱立信、诺基亚等欧洲企业在向中国投诉,试图施压中国时,却没想到自己的企业,爱立信却用了和中国企业一样的招数,甚至做出了比中国法院更激进的方式,直接“秘密”的申请到了对苹果的“禁售令”。

这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只能说,爱立信此举是狠狠的打了欧盟和西方七国一个“脸巴子”。

也再次表明了,之前对中国法院的指责实际上是站不住脚的,根本不是贸易和法律问题,而是将标准必要专利SEP问题变为彻底的政治问题。

也再次说明了,中国企业作为全球专利许可谈判中防守的一方,防御的经验绝对是世界级水平,就像中国足球虽然踢不进对方球门,但不影响中国队的守门员是世界级门将一样。

否则爱立信也不会“照猫画虎”,将这一战术发扬光大,最后直接用到了苹果身上。

当然,苹果在专利诉讼上,肯定不是“软柿子”,从此次向美国法院提出动议就可以看出,苹果是准备要把这场遭受不公的“悲剧”演到底了。美国法院估计也不会给爱立信好果子吃。

至于苹果5G的iPhone和iPad等产品在哥伦比亚禁售的问题,实际上到不必太担心。

从哥伦比亚市场上各品牌手机占有率来看,苹果的iPhone占有率只有3%左右,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大幅落后于三星(30%),以及曾经的华为等。

来源:Statista

另外一点,此次发布禁令的是苹果5G产品,但是动议中明确提到哥伦比亚还没有 5G网络服务。也就是说,苹果要向规避的禁令的影响,卖卖4G产品就够了。

总之,哥伦比亚禁售令这个事情,看来苹果要把它从舆论上做大,“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就看美国法院怎么看待这一试图挑战美国霸权的问题了。


标签: 专利 深圳 苹果公司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