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苹果挑战高通“禁止挑战条款”(美国政府介入并发表意见)

作者:黄莺

苹果和高通之间的恩怨纠葛,正在进入一个新高潮,这次美国政府也参与了进来。本周,美国副总检察长ELIZABETH B. PRELOGAR(伊丽莎白·普雷洛加)向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简报(简报原文及译文已共享至文尾“知识星球”),就苹果向高通两件专利提出无效挑战并上诉的问题,发表了意见。这是在副总检察长伊丽莎白·普雷洛加周二向美国最高法院就专利资格问题提出简报之后,又一次应大法官要求,提出美国政府对该案件的意见。在解读本次美国政府对苹果和高通案的意见前,先回顾两家公司之间纠纷。

在之前我已经连续写了三篇内容,来介绍苹果 v 高通案的背景,以及目前进展:

(1)真正的战役,苹果死磕高通(一):回忆

(2)真正的战役,苹果死磕高通(二):争夺AAPA是否属于无效中的现有技术

(3)真正的战役,苹果死磕高通(三):Intel出面挑战高通专利成功

双方纠纷不止在美国,同样在中国,还在继续打,最高人民法院在今年4·26期间就公开审理了“苹果 v 高通”案的发明专利无效行政纠纷,该案受到了极高的关注。其中争议的主要是高通两件专利的有效性问题:US7,444,037和US6,83,362。实际上,这是双方2019年达成全球和解之后的遗留问题。2017年,苹果与高通的专利许可到期前,因对高通专利许条件不满,双方发生了全球诉讼大战。

2019年,双方达成了全球和解,签订了一个六年许可协议,根据协议,双方解决了当时在全球范围内的所有未决诉讼,许可协议到2025年(或2027年,如果延长的话)。

在这份涵盖数万项专利的许可协议中,就包括上述037号和362号专利。该许可协议规定,作为对苹果特定的、持续的特许权使用费的交换,在协议有效期内,高通将不起诉申请人侵犯任何所涉专利。在双方协议中,提到一条双方约定,非常关键:既双方同意,他们的和解不要求苹果撤回对'037号和'362号的未决部分的复审IPR。也正是因为这一条的存在,导致了苹果在持续不断的挑战高通这两件专利的有效性问题。

这种做事风格很美国。就如同美国军事上,在撤军时总会留一个争议地带,让地区局势陷入不稳定一样。

所以,苹果在2019年在付出45亿美元与高通达成和解时,单单把这一条作为和解协议中的一部分,剥离出来,肯定是有苹果自己的“如意算盘”在内的。虽然包括法官、高通,甚至本次美国政府都认为,苹果留下的这个“尾巴”,不管最终专利权无效与否,对于苹果和高通之间签署和包含万项专利在内的和解协议,其实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是,苹果却偏偏不这么认为。

从目前形势来看,苹果似乎是要在高通们建立起来的专利许可“铜墙铁壁”的规则上,试图“钻”一个洞来。众所周知,“高通税”设计是由几个关键的条款或协议组成,例如:“无许可,无芯片”,反向授权,禁止挑战,不向芯片级许可等。这些条款每一个设计的都非常巧妙,合起来更是威力无穷。包括高通在内的很多权利人,对于禁止挑战条款(Non-Challenge clause)其实很在意。该条款限制住了被许可人试图向权利人的专利、许可规则或专利费率提出挑战的机会。例如在FTC v 高通案中,三星、摩托罗拉、联想、黑莓的知识产权负责人证词表示,他们都没有能力挑战高通的许可费率,主要原因是“无许可,无芯片”的政策。因为根据高通的协议,如果被许可人试图挑战高通专利有效性,对高通提起专利无效或诉讼,高通则有权终止芯片供应。这一规则也是当时中国发改委在高通垄断案的调查中,重点关注的一条。苹果则是唯一一家有可能挑战高通该项政策的,因为苹果试图通过收购Intel的基带芯片来解决被高通“芯片卡脖子”的问题,从而进一步放开手,绕过“无许可,无芯片”的问题,去挑战高通的禁止挑战条款。此次,037号和362号专利的无效挑战,或许就是最好的证明。除了高通之外,汽车专利池Avanci的规则中,有关“禁止挑战条款”也被放到的显著位置。根据Avanci专利池许可规则,能够获得许可费优惠的有两种情况:一是越早签约,有优惠;二是不因Avanci谈判和许可而对其提出诉讼的,给予减免。可以看到,“禁止挑战条款”似乎已经成为权利人为数不多的手段了。因为,高通的“无许可,无芯片”的模式被反垄断调查,已有所改观,目前连Avanci专利池也放弃了“反向授权”的规定。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苹果会揪着权利人阵营,这剩余的几个关键条款在继续进攻的原因了。实际上,就在苹果与高通2019年和解之后,苹果就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SEP公平、合理和无歧视FRAND许可的声明》,为苹果认为的FRAND许可准则画了一条底线。

苹果公司的FRAND原则

此后,苹果在与爱立信的许可纷争中,也是不遗余力的去无效爱立信的专利,实际上都是想进一步证明,专利权人手中的所有专利都并非是稳定的,从而要让专利权人自己提供经过评估的稳定的许可专利。

但是这一点,对于像爱立信、高通等权利人来说,要验证每一项专利的必要性,投入成本太大,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是权利人阵营万万不愿意接受的。

所以,“禁止挑战”和“必要性检查”,成了双方当下争议的热点。

回到本次美国政府向最高法院提交的简报内容。

简报中认为,高通的这两项专利在美国专利商标局的PTAB复审IPR中,维持了有效性,在苹果向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AFC提出上诉后,CAFC以缺乏资格为由驳回了苹果的上诉。CAFC认为,由于苹果与高通的许可协议存在,苹果并未因这两件专利而受到损害,包括影响其正在支付许可费的义务。

苹果则认为应该参照CAFC在先判例MedImmune, Inc. v. Genentech, Inc., 549 U.S. 118 (2007)。在MedImmune案中,如果专利被宣布无效,被许可人将不再需要为被指控的侵权产品支付专利费。

但是CAFC认为本案与MedImmune案并不同。

MedImmune案中,两家制药公司签订了一份许可协议,授权其中一家公司(MedImmune)实施另一家公司(Genentech)持有的两项专利。如果其中一项专利被宣告无效,MedImmune将不再需要支付与该专利相关的专利费。

这一观点也被美国政府的简报所认可。简报认为该不同之处在与,苹果并不是说希望停止与高通的许可协议,或停止付款。

此外,简报认为,当许可协议涵盖了大量的专利,并且专利费不是以每项专利为基础确定的,在这种情况下,提起诉讼(或上诉)的一方必须提供具体的证据,证明有利的司法判决可能会纠正被质疑的专利所造成的事实上的伤害。

为了证明这一点,被许可人可以提出证据,证明被质疑的专利对其签署许可协议的决定至关重要,而且如果该专利被宣告无效,它将终止协议(尽管有其他专利)。

总之,苹果和高通的这场纠纷,以及是否能在最高法院的审理中得到新的裁判依据,或将深深的影响未来的专利许可谈判格局。这对其它厂商也有很强的示范作用。

欢迎扫码加入知识产权精英社区

标签: 高通 专利 苹果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