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谷歌:改革专利制度以支持美国创新(SEP意见征集的最大问题)

作者:Halimah DeLaine Prado职务:Google General Counsel发表时间:2022.4.28点评:吴征

多年来,谷歌一直致力于确保美国专利体系继续激励新的发明和技术。一个健康的专利体系会激励和奖励最有创意的发明家,同时帮助其他人在现有想法的基础上发展,避免琐碎的诉讼。为了支持这种平衡的方法,我们是首批承诺不就特定专利起诉任何开源软件用户、分销商或开发者的公司之一,除非首先受到攻击。我们帮助建立了转让许可网络(LOT),该网络保护其成员不因其他成员卖给专利巨魔的专利而被起诉。我们还与其他人合作创建了一个难以找到的“现有技术”文档库,以改进专利申请流程,从而获得更高质量的专利。

我们还投入巨资,为工程师在先进技术方面的发明申请专利。我们的数万名工程师已经创作了超过42,000项本土专利,我们还以公允价值授权了数十万项专利。我们为我们的专利创新感到自豪,比如具有预测流量或延长电池寿命的功能。我们已经将数百项专利出售给了有兴趣加强自身投资组合的小公司。

但我们担心,美国的专利制度越来越无法促进创新和进步事业。在美国授权的专利质量正在下降。而且,在早些年的改革减少了滥用专利诉讼的几年之后,它又回来了,2021的诉讼比2018年多了46%。专利流氓和机会主义公司已经开始将专利武器化,以对抗竞争对手,阻碍竞争和创新,并最终损害新产品的质量。美国备受推崇的“创新文化”正在被“诉讼文化”所破坏。

扭转浪费性专利诉讼的上升趋势

咄咄逼人的诉讼当事人浪费宝贵的法庭资源,试图将专利扩大到无法被承认的程度,但没有成功。多产的专利巨魔发起诉讼,对低质量的专利进行整顿,这些专利后来被发现无效,浪费了本可以用于开发新产品的时间和资源。

谷歌是一家经验丰富的公司,在应对过度的专利申请方面有着良好的记录,我们可以保护我们的用户和产品。但许多较小的公司,尤其是那些生产新兴技术的公司,无法承担这些诉讼的风险和费用,这些诉讼增加了消费者的成本,扼杀了公司将产品推向市场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呼吁更多地支持美国专利和商标局(PTO),改革司法系统处理专利申请的方式,以及国会改革以解决专利滥用问题。

投资专利局

每年,PTO都会批准其收到的60多万份专利申请中的一半以上,以平衡投资激励和创新自由。评估这些申请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近年来,该机构还没有正确开展工作所需的工具。技术可以提供帮助,PTO正在开发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以简化流程。但其辛勤工作的员工仍然缺乏跟上技术进步的资源。这会导致向发明人发放无效专利,从而削弱他们自信地保护技术的能力。其他人则面临着成本和麻烦,要为本来就不应该授予的专利权辩护。这对任何人都不公平,除了专利流氓。

结束法院竞择(forum shopping)

美国有677个联邦地区法院法官职位。但许多因专利申请提起诉讼的公司都在玩弄这个系统。这种法院竞择已经失控,几乎25%的美国专利诉讼现在都在一家法院提起。在两党要求采取行动后,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承诺调查这一问题,并推动恢复司法程序的完整性。

恢复多方复审程序IPR

除此之外,对PTO规则的修改削弱了多方复审程序(Inter Partes Review,IPR),国会设立该计划是为了帮助企业以成本效益使低质量专利无效。国会精心制定了知识产权计划,为对我国经济影响最大的一小部分专利提供专家评审。但是,新的PTO政策使得使用知识产权以成本效益和简化的方式使专利失效变得更加困难。

保护美国的创新文化

一系列措施将改善现有系统,让创新和消费者都受益:

在美国专利商标局(简称:PTO),现在由一位新的主管掌舵,其明确任务是按照商务部的战略计划提高专利质量。为了做到这一点,该局应该努力确保该机构审查专利申请的流程稳健,并确保本不应授予的专利能够迅速、高效、有效地受到质疑。当然,这需要为PTO提供所需的资源。PTO由专利申请人支付的费用提供资金,我们支持增加包括谷歌在内的最大专利申请者的费用。随着PTO主管Kathi Vidal的确认,这项重要工作终于可以开始了。

在司法部门最高法院关于联邦司法部门的年终报告将法院竞择问题列为2022年的三个焦点话题之一。随着首席大法官要求进行的审查工作取得进展,我们希望它能紧急解决因滥用选择法院而造成的司法失衡问题。

最后,国会面前,还有一项悬而未决的两党立法,将有助于减少滥用专利的诉讼。我们支持该法案的目标,该法案将恢复多方复审程序IPR,并提高透明度和问责制。它清楚地表明,PTO是审查专利有效性的最有效地方,使该局有机会以高效、专家和成本效益高的方式对自己的工作进行双重检查。我们和广泛的支持者在2011年一起支持这项计划,当时该计划作为《美国发明法案》的一部分获得了两党的大力支持,现在是实现其最初目的的时候了。

有了这样的变化,我们乐观地认为,专利制度能够回到它的本意:保护美国的创新文化,推动新技术的发展,并奖励那些正在开发有益于美国消费者和全世界人民的新产品的企业家。

怎么看谷歌此时的发声

在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新任局长Kaith Vidal上任前后,实际上美国各界已经展开对Vidal这一职位,以及未来其领导的USPTO的政策导向的极度关注。谷歌选择在此时发表对美国专利制度的意见,实际上也是希望能够影响新任局长的政策。

这也凸显出USPTO在美国政府部门中重要性地位的特殊之处,实际上在两百年来美国经济发展中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就像1836年,美国专利局大楼建成之后,成为美国最大的办公区,其中还珍藏了不少美国重点藏品,就包括《独立宣言》原件(详细参见《亚历山大·贝尔的专利战》)。

USPTO可以说见证了美国专利制度下,严保护还是弱保护的发展轨迹。而谷歌正式“弱保护”的典型代表,但是谷歌一派从来不会提弱保护,只是将问题聚焦在低质量专利上,言外之意,低质量专利在扰乱美国的专利制度,从而影响到美国的创新和经济。

倒退十年,2011年,奥巴马时期签署的《美国发明法案》,可以说正是以谷歌为代表一派的专利政策的胜利,同AIA一同通过的,还有在USPTO设立一个挑战专利有效性比法院更便宜、更容易的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PTAB,所有这些努力,实际上都是在奥巴马时期的USPTO首任女局长米歇尔·李(Michelle Lee)的见证下完成的,而入驻USPTO之前,Lee就是谷歌公司的副总法律顾问。

所以在以高通、艾伯维为代表的pro patent一派,一直认为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专利政策保护了谷歌、苹果、亚马逊等实施人群体,但是对于中小企业的创新者保护不够,使得美国专利制度变弱了。

但随后特朗普时期,将这一局面扭转了过来,并出台了相关政策,包括司法部反垄断司的2019年政策声明,以及特朗普时期USPTO局长Iancu出台的PTAB案件受理的NHK-Fintiv规则,实际上都更加保护了专利权人的利益。这也导致苹果、谷歌等公司的不满。

于是,在拜登上台后,已经在陆续修改特朗普时期的专利政策,似乎又在回到奥巴马时期的趋势,包括去年12月6日,美国司法部出台2021年政策声明草案的意见征集,都是这个范畴之下的动作。以及USPTO局长上任之后,对于PTAB的改革,成为近来热议的焦点。

不仅美国主流媒体在近期轮番表达不同派系的观点,像纽约时报FOX电视台,甚至连众多参议员前任联邦巡回法院首席法官等,纷纷站出来,表达对USPTO未来改革的关切。

这背后虽然与各方利益有关,但是更多的还是在争夺美国的创新和经济发展到底应该以怎样的一种方式来保持持续性。

其实,谷歌在这份声明中提到的内容,也表明了其和十年前相似的观点:

就要继续支持USPTO。其中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继续实施AIA设立的PTAB政策,即对多方复审程序的IPR的充分使用,而并不是特朗普政府时期出台的对受理IPR给予了一道门槛,降低了低质量专利被无效的机率。

从谷歌的角度来看,USPTO是更适合无效掉专利的场所,所以谷歌未来的Lobby重心一定还会是USPTO。就像《纽约时报》在《拯救美国专利制度》一文中对UPSTO改革建议提到的:

USPTO的收入大部分来自于授权专利的授权费,因此有动机尽可能的将该“门”打开(意味着授予更多专利,从而获得更多收入,但是更多的专利授权,意味着引发诉讼的机率变高),……,而且有研究表明,当专利局的金库衰退时,专利审批往往会加快。可以通过修改专利代理机构的收费表来解决这一问题,……,专利局还可以开发一个滑动比例系统,最大、最富有的专利申请者补贴最小、捐赠最少的专利申请者。

这一点,在谷歌在这份声明中,也提到了:“我们支持增加包括谷歌在内的最大专利申请者的费用”。言外之意,就是USPTO不要为了经营授予更多低质量专利,我们大型企业愿意为我们的专利支付更多的专利申请费,来保持USPTO的运转。

所以,这一点很有可能在未来USPTO新局长的政策之中出现。

这也能够看出,美国企业在对于美国专利制度的推动上,其宏观视角是很多中国企业都不具备的。

仅就向大企业提高申请费,以遏制低质量专利授权而引发专利流氓等问题,国内企业可以说很难找出有如此胸怀的企业,我们的企业更多的还是在考虑自己一家的利益,这与美国大企业更多的是考虑与其产业生态有利的专利政策。

这不仅仅是谷歌、苹果这样大公司会如此考虑,高通等pro patent一派同样也是不仅仅局限于自己的利益来推动相关政策,都是在为美国的创新和领先在引导相关的政府政策方向。

像Vidal上任后的首要任务就是要解决美国发明人多样性的问题,而对发明人多样性支持最热烈的就是高通,这其实高通本是利益并不是太相关,其实体现的还是美国大公司确实在美国创新方面发挥的社会责任要更突出一些。

而对于法院竞择的问题,确实也是现在美国社会非常尖锐的一个矛盾,同样也是世界性难题,连欧盟也将这一问题当作对SEP问题意见征集的两大问题之一

但是,法院的问题,相比与USPTO来说,对于谷歌来讲,还是改变起来更难了一些。所以可以看到,整篇内容的核心就是谷歌希望继续支持USPTO的PTAB实施IPR政策,不应变弱,而应该与2011年AIA通过时设定的初衷一样。

标签: 专利 美国 政策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