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不懂“高价值专利”就等同于不懂专利(高价值到底谁说了算)

作者:吴征

“高价值专利”这个词,谁最先提出来,已经无从考证了。

但是,把它发扬光大的一定是在中国的大地上,这是毋庸置疑的。

随着“高价值专利”写入各种规划、计划和战略,与审查、运营和绩效挂钩,几乎中国所有涉及官方的知识产权链条已经统统被“高价值专利”的射程所覆盖。

于是,“高价值专利”就成为国家指导、地方标准、各类大赛和各级领导谈专利事业必谈之资本,俨然现在不懂“高价值专利”就等同于不懂“专利”。

但是,在高谈阔论、阐述高价值专利之必要性、重要性和指导性后,到底什么标准才是“高价值”?恐怕没几个人能说清楚,于是就出现了将维持时间长、有海外专利同族等几条金科玉律视为“高价值专利”的必要条件的情况。

在这个过程中,唯独不谈高价值专利是否有效的问题。似乎,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就是高价值专利,就像是精心饲养,培育出来,是掌上明珠,是穿了“软猬甲”的,是刀枪不入的,是有效的!

这种理念恐怕不是个案,而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

最高法4.26公开审理的五件知识产权案件的第一天,Intel对中科院微电子所的专利无效案件提出的行政诉讼中,就出现了这一幕,在审理最后,一位与会者提到了中科院微电子所的专利是“高价值专利”。

言外之意似乎就是“高价值专利”怎么会被无效掉呢?Intel的代理律师当庭就对这一说法表示了质疑。

我没有亲自聆听该案,只是事后有多位热心人不约而同的提到了这一点,都发出了同样的感慨。

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让公众重新理解作为的专利、高质量专利、低质量专利、高价值专利等这些名词的真正涵义。而不是误导,甚至诱导普通大众认为,一旦我是“高价值专利”,就相当于拿了“免死金牌”,这是完全错误的。

现在抱着这种观点的普通大众一定不在少数,因为能当庭参加最高法审理的已经都是专利界的业内人士了,都能口出“高价值专利”来作为辩护,可见这个概念影(du)响(hai)的群体有多广泛。

中国如果不能梳理正确的专利价值观,仅凭去培育高价值专利,就认为真的是高价值专利,这与“皇帝的新装”并无二异。

中国人鉴别真伪喜欢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对所谓的高价值专利也是一样,不经过复审无效、一审、二审、甚至最高法的审理,最终能维持下来,才算是盖完了“高价值专利”的最后一个章,前面任意一个环节,没有理由、没有资格来说一件专利就是“高价值”的。

这应该是专利人、法律人应该掌握的基本职业底线。

但是,现在这种底线,已经变得没有底线,这就是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们要看是不是我们制度哪里出了问题,不要再让高价值专利去制造尴尬了。

其实,我们很喜欢研究美国,拿美国做对比。即使美国大公司,花费很多钱,聘请最好的专利律师,写出完美无暇的专利,最后在法院、在专利局的PTAB,依然有可能被宣告无效。

也就是前面看似是“高价值专利”,因为都是用真金白银堆出来的,但是在最后结果上,依然可能存在被完全无效的可能,这样所谓的“高价值专利”一下就变得一文不值。

所以,可以看到,美国整个专利系统最核心的把握对产业、经济带来重大影响的“高价值专利”的检验机构就是USPTO的PTAB、以及法院,而这两个地方也成为美国各方争夺的焦点,其中USPTO因为对技术更了解一些,甚至成为争夺的重中之重。谷歌发表的对USPTO改革的关切,实际上表达的就是对PTAB的IPR程序的关注。

因此,中国如果还想抓住创新这个经济发展引擎,激励人民多发明、创造、申请专利,形成高价值专利,就不要仅仅局限在前端辅导从发明交底书到专利文件这一步提高专利的质量,让其有“高价值专利”的“美人坯子”,更是要在后端,专利有效性检验上,进一步提高专利局复审无效的审理能力、人员水平和机构地位。

目前来看,美国各方利益的争夺、游说全部集中在美国的专利复审委PTAB上,虽然最高法院裁决PTAB的专利法官属于“下级法官”,意味着不是经过总统提名和国会任命的,因此其作出的法律裁决需要由更高一级(USPTO局长)来确认,但也能看出美国PTAB专利法官(相当于中国复审员)在美国的地位,实际上是不低的,而且美国诸多参议员一直在紧盯有关PTAB的改革问题。

这就能看到,这才是真正决定美国专利高价值的核心部门。

但是在中国,显然专利复审委的作用目前还没有发挥到能够影响中国创新,甚至左右中国专利政策的地位。我们的复审员以前还能高半级,现在归到附属专利局后,和普通审查员没什么区别,这根本不像是一个整天喊着要建设知识产权强国所干的事。

更不用提有人大代表(美国参议员相当于中国人大代表)主动提出来要提高复审委的地位,提高复审员的职级一样。

因为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4月12日召开的2022年两会提案的交办会上信息显示:

今年交由国家知识产权局承办的建议提案总计219件,数量再创新高,主要涉及新领域新业态和种质资源知识产权保护、地理标志统一立法、打击商标恶意抢注、完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模式、知识产权助力乡村振兴等方面内容,充分体现了代表委员和社会公众对知识产权工作的高度重视和热情期待。

中国的两会代表提案的内容,说不重要么,也重要。但是和美国将知识产权和商业嵌入到骨子里,从而反过来影响政策相比,我们的提案显然还没有get到与创新最核心部分的关系,也就是没有抓住“牛鼻子”。

如果与美国提高专利质量相对标,中国专利局最重要的“牛鼻子”——复审委——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但是现在的重视程度显然与美国相比,显然还有很大差距。

所以,这个“高价值专利”,以后要谨慎的说,复审委没同意、法院没同意、最高法没同意,都不算。

标签: 专利 价值 美国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