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中、美知识产权舆论战进入攻坚期(谣言能否止于智者)

作者:吴征

中国提倡以和为贵,美国偏偏想为冷战买醉。

长期来看,中美在多个“战场”上形成胶着甚至对抗的状态,似乎已不可避免。

除了我们一直在关注的“知识产权战”“数据主权战”之外,“舆论战”也是一个重要战场。但在这一点上,中国的短板似乎更明显。

今天主要结合在知识产权领域感受到的中外舆情,聊聊对比感受。

2月4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2022美国竞争法》。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随即发表声明,表达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因为该法案充斥了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名为增强美国竞争力,实为遏制和打压中国的创新和发展。

在这份法案中,专门有一条针对面向中国要开展的“支持独立媒体和打击虚假信息”的内容,并计划在2022-2026年共投入5亿美元来实现这一预期目标。

支持独立媒体和打击虚假信息•该法案授权美国全球媒体署(US Agency for Global Media, USGM)提供5亿美元,用于支持当地媒体、建立独立媒体、打击中国境内外的虚假信息、投资颠覆审查的技术,并监督和评估这些项目。

这就是典型的媒体战。

根据我的观察和理解,美国和西方国家至少在三个层次上可以“装载弹药”对中国知识产权问题展开舆论攻击。

一是智库和学者的研究、报告和发声。

美国无论从智库和高校的数量和质量都位居全球之首,因此这些知名机构的发生往往能够左右或代表了政策的方向。

美国智库之中并没有专门设立知识产权类智库,但是科技、经济和政策类智库都会将知识产权作为一块重要的内容。

例如,美国科技政策类排名第一的智库ITIF,对于5G标准对美国的重要性,以及美国需要在标准制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包括标准必要专利的争夺,提出未来建议。

再如,另一家智库哈德逊研究所曾经对中国是否主导全球创新,以及中国专利申请补贴制度的影响进行过专门研究

此外,真正对知识产更深层次理解的主要聚集在高校,其发声也会产生很大影响力。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柯恒教授,对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对美国的竞争威胁会更加关注。

另外,像拜登政府提到希望放弃疫苗的专利权,随后前驻华大使骆家辉,和美国专利商标局两任前局长一起,以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名义发表文章,重点提及知识产权与疫苗外交战略的必要性,其中提到了与中国对比甚至作为假想敌。

上述途径的影响力往往较大,是媒体战中,内(炮)容(弹)提供的最优的方式。

二是专业媒体,主要侧重专业人士。

针对一些知识产权政策,以知识产权为主的媒体有明显的专业优势,像美国LexisNexis下属的Law360,以及IPWatchdog,英国的IAM等,都是主流的IP媒体,这些媒体相对来说是代表用户的立场的观点,而一些对中国质疑较多的群体,也会选择其中个别媒体做专门的舆论导向。这些主要从专业的角度,去描述中国的竞争威胁。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比较专业的发声可以通过其他非法律类媒体,例如两位前美国专利商标局局长,在Real Clear Policy这个美国国内政策新闻和评论的媒介,联合撰文喊话拜登要继续加强标准必要专利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并以否则中国将占便宜的文章。

三是主流媒体,主要侧重普通大众。

西方主流媒体,像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金融时报、经济学人等,也经常会将一些非常专利的知识产权问题通俗化,然后对中国知识产权惯用的词语就是“theft”和"steal"。这类主流媒体的作用就是将专业的问题通俗化,用简单的道理给普通百姓灌输一个中国威胁论。

《金融时报》配合欧盟向WTO投诉中国在标准必要专利案件上的不透明和禁诉令问题,像《经济学人》对高通在5G的专访,其中不乏提到中国这个迅速崛起的对手。

华尔街日报刊登的内容更多:像对中国法院针对SEP颁发禁诉令谷歌前CEO施密特联合发文《中国5G技术远超美国》等。

可以,西方国家无论在“兵器(媒体)”还是“弹药(内容)”上都很齐备,既控制了能够权威发声影响世界的媒体,又有足够多和质量高的抹黑中国知识产权形象的内容。

相比之下,中国不仅在“兵器”上还少有影响西方的媒体,更关键的是在内容上缺乏足够有力的“弹药”。

首先,中国专业的知识产权智库极度缺乏,真正能够上升到国际间竞争与对抗的少之又少。除了知识产权专业智库之外,其他各行业的智库实际上对知识产权的理解很难达到影响西方的程度,因此也就难以形成足够有力的“弹药”。即使像国内一些知名院校的研究成果,有时会因并不了解国情,反而成了敌人手中的兵器。

其次,我们还缺乏类似西方一样的IP专业型媒体。目前来看,中国知识产权界专业型媒体数量不少,但是能够做到像与西方知识产权类媒体一样,能将理念灌输给西方世界的却没有。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IP媒体并没有在用一套国际规则在与西方世界交流,因此就很难获得认同,中国的IP声音也就很难传播出去。

最后,普及大众的媒体,虽然有广泛的受众群,但因为其专职记者真正懂知识产权非常少,所以有时候的文章从专业角度上来看,就会显得“火药欠缺”。

所以,要想真正的准备一场知识产权的“媒体战”,并非易事。

就像我们常常可以听到西方质疑中国知识产权的声音,那我们自己是否也能够抓住西方国家的知识产权缺陷、漏洞进行回击?

其实很多情况下,我们是有很多机会的,像在美国,知识产权的负面新闻实际上也有很多,像一些热点题目就:专利流氓盛行、恶意诉讼、专利局扣押疑难案件不予审查等等。

美国在知识产权方面其实也有很多不光彩的行为,这些都是可以当作弹药的。只是我们的媒体人、知识产权人有多少人能够挖出这些“炮弹”,这是极度考验能力的。而专业人才的匮乏,才是我们始终在“舆论战”处于被动的最关键原因。

就像新冠疫情来源之说,早期都是美国帅锅中国,但现在随着俄罗斯在乌克兰发现越来越多的美国生物战实验的证据,中俄实际上又夺回了舆论战的优势地位。

知识产权舆论战也一样,中国是有机会反客为主的,关键就看要不要深入的去做些准备。

标签: 中国 美国 知识产权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