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EVS专利费堆叠与FRAND原则冲突(收费模式会否改变)

作者:黄莺

2021年3月16日,华为深圳总部。

华为召开“知识产权保护,驱动创新”的新闻发布会,宣布了5G许可费率,同时上线的还有华为的“专利墙”

用心看的话,可以发现华为做的这个技术分类很有深意,能够列出来的基本都是可以成为专利许可项目的,无论是当天发布的5G,还是LTE,HEVC/VVC/Wi-Fi,都是当今世界炙手可热的专利许可项目。其他像智能汽车/NB-IoT等的收费模式也正在形成之中,还有一些传统的计算/存储/网络/相机/OS的UI等都也是传统的专利诉讼区。

其中有一项非常不起眼,但是却被华为单独列出来,就是EVS。

来源:华为官网

EVS到底是个什么?为什么华为会将其单独列出来?一定不简单。

深入研究下去就会发现,EVS这个看上去的小点,可以说几乎囊括了专利界最丰富的“矛盾”。摸透了,专利许可行业的很多问题就会更清楚。

本文作为Fortress系列三部曲的最后一篇,重点分析一下由Fortress提供支持的VoiceAge以及其支持推动的EVS专利许可项目,对当前行业的影响,尤其是EVS专利费堆叠与FRAND原则之间的矛盾。

Fortress三部曲(一):扒一扒让Intel两件专利赔了21.75亿美元的背后金主Fortress及其“专利聚合”的故事

Fortress三部曲(二):统一的标准,割裂的专利,Fortress们的生意经

01EVS是啥?VoiceAge是谁?

2014年9月,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3GPP”)对当时移动高清HD语音编解码器AMR-WB的新一代增强语音服务编解码器(“Enhanced Voice Services,EVS”)进行了标准化。

EVS是业内多家领先公司的合作开发的,其中包括芯片组、手机和基础设施制造商、运营商和技术提供商。从爱立信官方网站上对EVS引用的一篇文章来看,署名的基本就是EVS技术的主要贡献者。

来源:爱立信官网

可以看到,参与者基本上是各国通信行业的领军企业,中国华为和中兴在列。在一众大牌企业中,VoiceAge是唯一一个比较陌生的名字。

但VoiceAge EVS网站上介绍,在EVS标准建立初期,就是严格遵循3GPP流程,即设置积极的要求和设计约束,通过鉴定、选择和表征阶段进行验证,并由世界级独立测试实验室进行广泛的主观测试。

从技术上看,EVS解决的是移动电话高清HD语音的问题,电信运营商Orange在2009年世界首次引入移动高清语音服务后,该技术得到快速发展。在几家公司联合发布的Workshop文件介绍中,EVS较当时的AMR-WB更注重在高频部分。从而改进了传统的电信级电话、高质量多方会议和视听通信,提供了更好的用户体验。

来源:2016 AES Convention

从当时开发这项技术的时间来看,可能主要还是面向4G/LTE应用设计的,例如VoiceAge EVS网站上就提到了:EVS is especially designed for Voice over LTE (“VoLTE”) services,也就是从使用体验上来看,很多人之前在使用4G手机时可能都没注意到这个功能,在语音和数据部分有一个选项,EVS属于在VoLTE可以选择启用的部分。

EVS这项技术到了5G时代,从可选项到了必选项。而这也成为EVS专利持有者“摘取”胜利果实的最好时机。但实际上,EVS专利权人早在标准化完成之时,就已经开始了构筑EVS专利许可之路。

02EVS许可费率怎么来的?初尝甜头后,收费者接踵而来

EVS的专利货币化之路,可以说完全是由NPE开拓出来的。

上一篇我们提到过,2018年12月,在Fortress与VoiceAge达成了“战略交易”前,与VoiceAge开展合作的是另外一家著名的NPE——Acacia Research子公司Saint Lawrence Communations(SLC)。

实际上,在2014年EVS在3GPP的标准化确定之后,SLC就获得VoiceAge的授权,利用其专利基本将所有的手机企业告了个遍,包括苹果、AT&T、HTC、LG电子、联想(摩托罗拉移动)、三星、索尼、Verizon和中兴通讯。如,2015年3月,SLC指控摩托罗拉的系列手机侵犯其五项EVS语音专利。

而正是与摩托罗拉的这场诉讼,在2017年,德州联邦法院著名的Gilstrap法官最终判定摩托罗拉侵权,裁决摩托罗拉需要按照每台手机0.39美元来缴纳许可费,而且摩托罗拉需要从2011年11月之后缴纳许可费,最终陪审团给出摩托罗拉需赔偿SLC900多万美元(9,177,483万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庭审中,SLC争辩按照新提供的证据,认为即使按照0.39美元翻倍,即0.78美元来计算都是合理的,但最终没有获得Gilstrap法官的同意。

从这个争议中,也可以看到,作为权利人的代表SLC是多么希望将许可费率要的越高越好。

也正是这个由法官确定的0.39美元的费率,为EVS这个标准圈定了一个专利货币化的参照系。也吸引了后续更多的握有EVS专利权人的出现,这其中就包括新的NPE。

最著名的就是Crystal Clear Codec, LLC(CCC),根据CCC的官网显示,CCC拥有6个EVS的专利家族,其中包括114个授权专利和13个未决专利。

这家CCC成立于2019年5月的公司很有意思,其中一部分的EVS专利是从华为转让而来。而之所以会从华为受让一部分专利,还得和华为在EVS上遭受的一起侵权诉讼有关。

在此之前,另外一家名为EVS Codec Technologies, LLC(ECT)的公司在2018年起诉了华为、中兴和LG。但是就在CCC成立后的两个月,2019年月,ECT就与华为达成了和解。此后就出现了华为至少将16件EVS授权专利和1件正在申请的专利转让给了CCC。

而CCC和ECT的背后都是由一名叫David Sewell的人创办的,所以可以理解为ECT与华为的和解协议一部分,或许就是华为将上述专利转让给CCC,从而作价一部分和解费用,至于双方和解是否会涉及到华为转让的专利如果后期被CCC货币化后,可以与华为实现分成,就不清楚了。

这个名叫David Sewell的人还创办了一个Advanced Codec Technologies, LLC(ACT)的公司,这家ACT公司之前正是帮助SLC公司打理其代理的VoiceAge的AMR-WB技术的专利组合许可的。随着EVS技术专利许可费征收向中国企业蔓延,这家ACT拿着属于SLC的六件中国专利在中国的上海和南京起诉了OPPO、小米、TCL和vivo。虽然关系很乱,NPE公司很多,但是追根溯源的专利都能找到VoiceAge这家公司。其中还包括华为的一些EVS专利转让给了CCC。

于是,在EVS专利收费员的角色上,目前出现了三家主要的权利人(或专利池):VoiceAge、CCC和MPEG LA。MPEG LA的EVS专利池目前的许可人包括六家:弗朗霍夫、日本电报电话公司、NTT都科摩、JVC、松下和爱立信。而这三家的许可费率基本上是参照了摩托罗拉案确定的费率来制定的,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当年Gilstrap法官确定SLC许可费率时,EVS技术只有SLC在运营,但是后来新出现的几家EVS专利持有人如果都参照这一许可费率来制定各自的许可计划,其存在的专利费堆叠问题,就成为一个非常关键的争议焦点,也是权利人和实施人之间在FRAND许可费率上有差异的争议点之一。

上篇结语从EVS专利收费的历史来看,尤其是早期SLC与摩托罗拉的诉讼,和27年前无线通信时代的3G和音视频编解码的MPEG 2非常相似。都是一项技术专利货币化的开始,后来面临的问题也是相似的,随着权利人数量增多,无可避免的出现多个专利池组织(音视频编解码)或是多个独立收费的权利人(3G/4G/5G)的形式,而导致专利许可费的堆叠问题一直是困扰产业界的最重要问题。因为每一家都会认为自己的费率是FRAND的,但是每一家并不能决定整个行业堆叠起来的总费率是不是FRAND,目前只有手机行业的无线通信费率上采用了自上而下的方法,确定了一个整个行业的top值,如不超过6%-10%,但是像音视频编解码领域,以及独立出来的EVS领域,甚至其他诸如Wi-Fi等各类收费项目,各自的top是多少?这些收费项目比如手机都会用到,那这些跨界的收费项目,总的top是多少?目前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而这也是引起当今全球SEP和专利池一直争议不断的根源。权利人和实施人都说自己很有理、也很FRAND,但就是无法谈成一致。

当然,在此过程中,也不乏一些借机想要尽可能扩大自己利益的行为。就像在本文即将结尾时,看到Mueller刚刚更新了一篇对Access Advance专利池许可费“大加咆哮”的文章。我看完后,说实在的,其实也说出了很多行业内实施人的心声,尤其是一句话说的很好:I've never heard anyone complain about theterms of MPEG LA's HEVC pool license, but have repeatedly (!) been told byindustry players and their counsel that they took issue with the "HEVCAdvance" license.

我从未听过有人抱怨MPEG LA的HEVC池许可证的条款,但已经多次(!)行业参与者及其律师告知他们对“HEVC Advance”许可证有异议。

言外之意说的很明确,合理的专利费率,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不合理的费率谁心里都清楚是怎么回事。所以他说的大概意思,我用中文总结一下就是“不要因为一颗老鼠屎而坏了一锅汤”,不要因为一个专利池规则对钱的“贪婪”而把专利池这种实际上应该大力推广的方式都搞臭了,也很在理。

所以,这不涉及谁“劫持”谁的问题,而是一个公道自在人心的事。

对于Access Advance专利池在德国杜塞尔多夫法院与土耳其Vestel的FRAND裁决,我们之前有专题报道过,可以看出,在一些政策上,暴露出来的或许正是Mueller也感受到的“贪婪”,这是不利于行业发展的。

他说他会继续挖Access Advance专利池的一些问题,我们拭目以待,可能我们也会后续跟进做独立评论。但是在本次EVS的下篇中,我们会就EVS专利费率堆叠中的计算问题,以及之前提到的按照Fortress的“专利聚合”模式,为何EVS目前各家的收费模式很可能会像Access Advance专利池一样,招来各方的非议。

标签: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