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比利时两大化工巨头接连对科创板企业举起“专利镰刀”(中国企业如何应对)

作者:黄莺

国庆节前一周,科创板企业接连披露两起涉外专利诉讼。巧合的是,起诉方都是来自比利时的化工巨头:一家是索尔维(Solvay),一家是优美科(Umicore)。涉及的领域分别是聚醚醚酮PEEK三元锂电正极材料。9月29日,吉林省中研高分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研股份”)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被正式受理。在招股书中,中研股份披露了其与索尔维一起专利诉讼纠纷。2019年9月11日,索尔维特种聚合物美国有限公司(简称“索尔维”)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中研股份侵犯了其ZL200980142463.9号发明名称为“使用高纯度4,4′-二氟二苯甲酮制备聚(芳基醚酮)的改进方法”的专利,并将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和腾讯科技(深圳)列为共同被告,认为二者共同实施了侵权行为。目前该案还在审理期间,中研股份对索尔维的专利提出了无效,但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20年8月6日作出的456636号无效决定中,只是权利要求范围被缩小,专利并没有被无效掉。同样在几天前,9月26日,首批科创板上市企业——宁波容百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容百科技”)也发布公告,披露了优美科对容百科技提起专利侵权诉讼。指控容百科技侵犯优美科的ZL201280008003.9号“具有低可溶性碱含量的高镍阴极材料”的发明专利,并索赔6200余万元。比利时两大化工巨头同时向科创板企业“开枪”,反映出当下欧洲企业与中国企业竞争呈现日益激烈的趋势。与美国对中国关键产业直接祭出“技术封锁”不同,欧洲对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状况虽然也有微词,但目前来看,表现还相对温和。但是当越来越多的欧洲企业对中国的竞争者们纷纷亮出专利屠刀,欧洲未来对华的知识产权政策及外交政策是否会出现变化?中国企业又该如何应对?

01索尔维 VS 中研股份之争:聚醚醚酮PEEK

聚醚醚酮(PEEK):1977年由英国帝国化学工业公司(ICI)开发出来的半结晶性、热塑性特种工程材料。由于出色的性能,起初被用于国防军工领域,后来逐渐在航空航天、工业制造、汽车、医疗和电子行业等民用领域被广泛应用

ICI公司于1978年申请了专利,同年进行了商业化。此后以VICTREX(威格斯)品牌对外销售,直到1993年英国威格斯从ICI收购了PEEK业务,开始独立发展。目前威格斯是全球最大的PEEK材料供应商,其PEEK树脂也代表了国际最高水平。

英国威格斯PEEK早期大事记(来源:官网)

由于PEEK早期多用于国防军工领域,英国威格斯公司采取了技术封锁的措施,早期PEEK产业呈现寡头垄断的态势。

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突破则是来自吉林大学吴忠文教授团队,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吴忠文团队自主研发出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PEEK专利技术,并创建了吉大高新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吉大高新成为第一个打破威格斯垄断地位的公司[1]。

2005年赢创集团旗下德固赛公司收购吉大高新80%的股权,赢创集团成为第二家生产PEEK树脂的公司。目前是仅次于英国威格斯和比利时索尔维的全球第三大PEEK生产商

2005年比利时索尔维则收购了印度Garda的PEEK业务,成为第三家生产PEEK树脂的公司。目前是仅次于英国威格斯的全球第二大PEEK生产商。

这一点,在中研股份招股书中对PEEK全球竞争形势分析也获得了印证:

中研股份与英国威格斯公司比利时索尔维公司德国赢创集团并列为全球仅有的4家PEEK树脂合成能力超过千吨级的企业,是目前除英国威格斯公司外全球第二家能够使用5000L反应釜进行PEEK聚合生产的企业。

所以,此次专利诉讼,可以认为是国外巨头对于中国PEEK新势力崛起的一次定点打击。

那,索尔维又是谁?

索尔维公司曾在汤森路透评选的全球100大创新企业中,是比利时唯一入选的企业。

其创始人欧内斯特·索尔维(1838-1922)是比利时著名的工业化学专家,其发明的“索尔维制碱法”垄断了20世纪前后的世界制碱工业。1900年,全球95%的苏打粉都是采用索尔维发明的氨碱法生产制得的。

欧内斯特·索尔维(1838-1922)

索尔维与诺贝尔同在一个时代,两人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大发明家,都依靠自己的专利创办了实业,并积累了巨额的财富。索尔维虽然没有诺贝尔有名,但是他对科学界的贡献却是可以比肩诺贝尔的[2]:举办索尔维会议、设立索尔维科学奖,无一不输出着他对科学和创新的执着。

在他的倡议和推动下,1911年举办了第一次索尔维会议。而最为著名的莫过于1927年在布鲁塞尔举办的第五次索尔维会议,下面这张会议合影,巨星云集。参会的29名物理学家中,有15人是诺贝尔奖获得者,爱因斯坦、普朗克、玻尔、居里夫人、洛伦兹、薛定谔、狄拉克……,这些人是二十世纪科学进步的开拓者和奠基人[3]。其中最为闪耀的明星,当属占据C位的爱因斯坦。

1927年第五次索尔维物理学会议

可以说,中研股份此次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对手。

具有百年历史的且重视创新的索尔维累计的专利纪录多达74000多条(数据来源:Incopat全球专利检索系统)。

相比之下,中研股份招股书显示,公司目前的专利为15项国内专利(6项发明),2项国际发明专利。

二者无论从专利数量还是创新底蕴上,似乎都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虽然中研股份认为在核心竞争力方面,十余年来积累的大量工艺参数,反应过程涉及的参数优化、合成操作工艺和技术诀窍都是公司的实力积累。

但是这些核心机密与少量的专利储备,能否支撑中研股份与索尔维的专利战,相信会随着上市委的问询而逐一清晰。

02优美科 VS 容百科技:三元锂电正极材料

锂电池一直以来都是各家专利必争之地。

此次优美科公司起诉容百科技的专利涉及三元锂电的正极材料,也是中国企业遭受海外专利“盘剥”的重灾区。

在三元锂电正极材料的“专利食物链”上,处于顶端的正是德国巴斯夫比利时优美科

两家巨头在2015年还有过一场震惊锂电行业的专利大战,最终以巴斯夫获胜而告终,优美科也成为巴斯夫专利再许可的对象。

论进攻性,巴斯夫胜出。

或许正是忌惮巴斯夫的进攻性,加之巴斯夫将三元锂电的发展重点放在了中国。中国企业就成了巴斯夫的主要专利收费对象。

在科创板中,除了容百科技与巴斯夫已经签订了专利许可协议,尚在审核阶段的长远锂电厦门厦钨新能源都披露了曾与巴斯夫签订的同样的专利许可协议。

不仅如此。还有更多的中国企业也出现在巴斯夫的授权名单中。

在厦钨新能源9月23日的最新首轮回复中,针对上市委质疑的与巴斯夫专利许可协议的合理性时,厦钨新能源列出了在巴斯夫再许可名单上的主要企业:可以看到多是中国企业,也包含比利时优美科和LG化学等电池巨头。

企业给出的最终结论是:与巴斯夫签署专利许可协议已经成为行业惯例。

这一幕对于另外一个行业的中国企业来说,有点似曾相识。稀土行业中,与拥有基础专利的日立金属签订专利许可协议,也成为了行业惯例。但是实际上到底有多少中国企业真正使用到了日立金属的专利,可能是一个“黑箱”。换句话说,有可能很多中国企业明知不侵犯国外专利权人的专利,或是根本没有使用对方的专利技术,但是为了保住进入市场的资格,向对方购买的专利许可更像是一张“市场准入证”。详细内容可参见之前的专题:《一项技术收中国人55年专利费!带“血”上市的“万磁王”何时能止血》。

同理推测,中国企业纷纷与巴斯夫签署的专利许可协议,很有可能是三元锂电行业中的一个特殊“准入证”

曾有文章分析,就连巴斯夫自己都没在使用其代言的美国阿贡国家实验室的镍钴锰NCM专利技术,使用的则是优美科代言的美国3M公司化学计量比的常规镍锰钴NMC专利技术[4]。

不过,从三元锂电材料技术发展历史来看,优美科并非是一个专利进攻性较强的对手。因此,此次起诉容百科技,并索赔巨额赔偿的案例,就显得颇为神秘。

优美科打向中国企业的第一枪,是否意味着优美科也希望加入颁发“行业准入证”形式?未来中国锂电材料企业是否会出现又一个“巴斯夫”?

恐怕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03两家巨头谁对中国产业的威慑力更大?

索尔维与优美科,谁的专利诉讼对相关行业的威慑力更大?

1.论行业覆盖面

索尔维的中国对手,中研股份是国内唯一PEEK年产量在千吨级以上的企业,其它PEEK生产商浙江鹏孚隆新、山东浩然特塑、长春吉大特塑年产量只有一、两百吨,与头部公司的差距还比较明显。

索尔维如果在专利诉讼上占据优势,打掉中研股份相当于打掉了中国PEEK产业的发展势头。

而优美科的中国对手,明显要更多,除了容百科技,从巴斯夫专利许可的长长名单中:长远锂电、厦门厦钨新能源、北大先行、广东邦普、当升科技、振华新材等,以及没在名单中的诸如中伟股份、格林美、杉杉股份等众多正极材料企业,都是优美科的直接或间接对手。

因此,优美科如果想像巴斯夫一样通过专利来收割所有中国正极材料企业,付出的代价将会非常大。

所以,优美科此次是想“杀鸡给猴看”,意在变成像巴斯夫那样的行业专利费收割机?还是只是针对容百科技,意在解决两者之间的矛盾?

综合分析,或许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些,原因有三:

一是优美科并没有拿出三元锂电核心专利来起诉。3M公司在镍钴锰正极材料上的基础专利有三项,属于三元锂电行业避无可避的专利。在3M公司退出锂电行业后,将专利权也移交给优美科打理。但是此次优美科用来起诉容百科技的是一件2102年自己申请的专利,两个发明人都是来自优美科韩国公司,其中一位发明人之前在LG化学供职多年。诉讼专利的“韩国元素”是否与容百科技旗下几家韩国企业有关,尚不得而知。

二是优美科曾与容百科技是上下游合作伙伴关系。招股书显示,容百科技收购的韩国EMT株式会社在2018年开发了韩国优美科作为客户,向其销售前驱体,且2018年EMT的收入(1.68亿元)全部来自韩国优美科。此次诉讼是否与这一合作有关,也不得而知。

三是优美科并没有攻击容百科技的拳头产品811。此次优美科起诉容百科技的是622系列中的一款产品,并不是占其营收一半的明星产品811系列。容百科技在诉讼公告中也在尽量回避622系列在整体营收中的重要性,以此来消除诉讼影响。但是反过来,如果这一款被容百科技认为还未量产的产品就被对方索赔了6200多万元,那么假设对方起诉的是811系列,索赔额或能高达上亿甚至更多。

所以,从优美科此次并没有使出“必杀技”,而是留有后手的专利诉讼策略来判断,优美科似乎是更想通过诉讼与容百科技在谈判桌上达成某种协议。如果这种判断趋于事实真相,那么国内其他三元锂材厂商的专利风险暂时不会太高。

2.论专利诉讼史

优美科在2015年被巴斯夫用专利“摆了一刀”之外,很少会主动走到专利诉讼的地步。除了2019年在美国起诉了一家催化剂公司Apeiron Synthesis外,就是这起对容百科技的诉讼了。

相比之下,索尔维在专利诉讼方面更积极。仅对中国企业,索尔维近年来就发起了多个专利维权战。

2014年,索尔维的子公司罗地亚,在荷兰海牙地区法院对中华化工提起专利侵权诉讼,要求海牙地区法院签发跨国界禁令,判决中华化工停止在该欧洲专利所指定的全部国家停止销售香兰素利。

2016年,索尔维收购的美国氰特工业公司起诉烟台新秀化学有限公司,称后者侵犯了其聚合物添加剂业务的专利。

2018年,索尔维公司通过其全资子公司美国氰特公司对湖南诺兰蒂尔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向中国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专利侵权诉讼。指控对方侵犯了其拥有的阻垢剂产品的授权专利。

2019年,索尔维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美国氰特公司对北京天罡助剂有限责任公司提起专利侵权诉讼。在该诉讼中,索尔维指控天罡制造和销售的“天罡T-68光稳定剂”侵犯了其旗舰产品线CYA SORB THT相关的专利权。

2019年,索尔维公司对半导体材料供应商苏州晶瑞提出专利侵权诉讼,指控其侵犯了索尔维提纯电子级(EG)双氧水生产工艺有关的专利。

此外,与索尔维关键专利有交集的中国企业还包括海赛(天津)特种材料有限公司、兖州天成化工、江苏扬农化工

放眼到全球范围内,索尔维的专利纠纷也是不断,与霍尼韦尔梯瓦制药住友化学等巨头都有交锋。

在今年9月德国杜塞尔多夫最新一起专利侵权诉讼判决中,索尔维对全球稀土高级材料供应商加拿大NEO公司侵犯其铈/锆基混合氧化物的专利,获得了胜利。这只是两家企业在全球多地专利诉讼的一起,此前在德国和英国高等法院,索尔维都获得了有利判决,而在中国的诉讼则打到了最高法院,此案还牵涉到了山东淄博加华新材料资源有限公司

索尔维公司为何对创新、对专利如此重视?

这或许从其创始人欧内斯特·索尔维在发明索尔维制碱法时对专利的执着就能看出。

在欧内斯特23岁时,他申请了一项用盐、氨以及碳酸制作碳酸钠(俗称“苏打”)的专利。但是这件申请却被比利时审查部门宣布无效,理由是在此之前已经有人在理论上发现了这一化学反应,所以不能授予专利权。

但是他并没有放弃,两年后,1863年,索尔维再次提交专利申请,这一次他除了描述反应原理之外,还给出了相关设备和操作说明,而这一专利也成为索尔维公司辉煌的开始[2]。

可见,优美科和索尔维相比,中国锂电材料产业在做专利预警时,不应忽视隐藏更深、风险系数更高的后者。

因为索尔维在动力锂电池方面一直在发力中国市场,已经在电池正极粘结剂高性能产品、电池隔膜涂层材料、电池组浸入式冷却剂等诸多高性能材料方面都有布局。

04专利诉讼:欧洲应对中国崛起的常规武器?

100多年前,当索尔维制碱法统治世界之时,中国还没有任何工业基础。纯碱几乎全部依赖向西方国家进口,一吨纯碱的价格与一盎司黄金相当。当时西方为了垄断该技术,几个国家联合起来向索尔维购买专利,并组建了一个联盟,对外严格保密,严防制碱方法泄露[5]。

中国人侯德榜的出现,彻底打破了这一西方的技术封锁,其创立的“侯氏制碱法”,成为中国人自己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制碱技术。

当时中国还没有建立起来专利制度,侯德榜将他的发明无偿回馈给世界,他因此也成为世界制碱领域的权威人物,是中国近代化学工业的奠基人之一。

与侯德榜一样,吴文忠在PEEK树脂领域突破英国威格斯的技术垄断,也是中国人不惧西方技术封锁的又一成功案例。

无数的历史经验表明,凡是西方封锁的技术,中国大多靠自己站了起来。

所以,美国现在对中国关键技术“卡脖子”,相信只要假以时日,凭借中国人的智慧与肯干,一定可以逐步突破。

与美国针对中国崛起直接采取核心技术“关闸断电”的强硬态度不同,欧洲对中国的态度目前还相对温和,但在一些关键领域,欧洲企业针对中国崛起势头的专利打击也在不断出现。

除了本文比利时两巨头对中国科创板企业的专利打击外,之前专题报道过的在大飞机蒙皮制造领域试图打破西方技术壁垒的上海拓璞,也在科创板上市阶段遭遇了行业巨头法国杜菲公司的专利打击。详见《打破国外技术垄断!却在IPO关口遭遇国外巨头2700多万专利索赔》。

种种迹象表明,随着中国在越来越多领域形成自主能力,与西方国家的知识产权冲突已经成为常态化,而专利诉讼也将成为欧洲企业应对中国崛起的常规武器。

参考文献:

[1]《材料委好文:一文看懂聚醚醚酮(PEEK)》,材料委天津院,《前沿材料》,2020.03.02;[2]《教学反思28:给索尔维正名》, 蔡呈腾,《科学教师读书》2018,10.31;[3]《索尔维传奇》, 塑库小蜜蜂,《塑库网》2019,04.08;[4]《锂电专利的战争》, 燕十柒,《亿欧》2018,11.03;[5]《他放弃价值万亿的专利,将自己的发明向全世界公布,只为了让所有人都能够捡得起肥皂》, 阿光,《另一束光》2017,12.30

标签: 专利 索尔 优美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