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戴森是如何赢得知识产权战争的(戴森传奇不断上演)

作者:黄莺

一年前,特斯拉还不是现在的特斯拉,蔚来也还不是现在的蔚来。当时,马斯克还在疲于应对“做空”资本,股价也徘徊在50美元附近。李斌则在融资上出现了问题,蔚来命悬一线,股价接近历史最低点1.3美元。一年后,特斯拉股价最高上冲近500美元,一跃登上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宝座,而蔚来股价也摸高到20美元。中美两家电动车领头羊,最高涨幅都超过了十倍。熬过寒冬,就是春天。

但是,戴森的电动车项目却没那么幸运,还没等到春天,就在去年10月的“寒冬”中宣布彻底退出。这距戴森2017年突然宣布进军电动车行业,刚刚过去两年。

彼时,戴森不仅准备投资20亿英镑,而且还组建了一个400人的研发团队,希望在2020年正式推出一款电动车。打败戴森电动车项目的,不仅是高额的成本投入,更是渺茫的商业化前景。就像戴森在给全公司邮件中写道的:“戴森汽车团队已经开发出了一款非常棒的汽车”,“但是我们根本无法找到使其在商业上可行的办法”。这并不是詹姆斯·戴森的第一次失败。其实,在他创建这家伟大的公司之初,第一项发明,也是让他一战成名的“双气旋系统”,在成功之前,做了5000多个模型都失败了,而且一度濒临破产。但最终凭借坚韧的毅力,他成功了。这个发明被认为是1908年第一台真空吸尘器发明以来首次重大突破,彻底解决了旧式吸尘器气孔容易堵塞的问题。

此后,戴森惊艳的产品不断涌现。2009年,推出无叶风扇。

2016年,推出Supersonic恒温吹风机。

2018年,推出Airwrap styler卷发棒。

这些产品,款款都是爆款。

既富有创新性,又具有很强的设计感,使得戴森的产品成为名副其实的中产收割机,虽然价格昂贵,但依然有很多拥趸。纽约时报对戴森的设计曾大加赞赏。在2017年的专题报道《Dyson Is the Apple of Appliances》中盛赞戴森的产品“将技术和工业设计的结合推向极致”,称其为“家用电器行业中的苹果”。随之而来的,则是数不尽的仿冒品。与詹姆斯·戴森已经共事超过22年的戴森知识产权总监Gill Smith曾在一次采访中提到:“我们自己的经验表明,来自中国的模仿者可以在我们产品上市后5-6个月内就造出仿冒品”。因此,保护戴森的创新成果就成为Gill的主要工作。他认为专利对戴森的好处,首先是建立一个非常明确的市场地位。拥有专利和赢得法院的支持是塑造公司的关键。在戴森,每周的研发投入R&D超过300万英镑(2016年),如果投资无法收回,那就没有任何商业意义。

因此,为了更好的保护创新和投资,戴森做了两件事:一是在全球的专利申请已有5700件,代表了戴森的近3000项创新。二是在全球各地掀起了数不清的专利维权诉讼。被他送上被告席的不仅有老牌吸尘器巨头胡佛,还有三星、博世,中国的科沃思、小狗电器,以及中国广东、浙江等地的众多小型仿冒厂。

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与戴森相关的侵害发明专利纠纷有72条记录、侵害实用新型专利纠纷21条、侵害外观设计专利纠纷18条。这一数据远多于美国地方和联邦法院的46条记录。显示出中国是戴森知识产权保护关注的重点市场。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对戴森中国专利发起的无效请求数量也一直在攀升,目前这一数据已超过200条记录,隐含着中国企业与戴森专利的对抗激烈程度。

目前,戴森的中国(1365件)专利数量是仅次于其英国(1546件)本土专利数量。总结下来,戴森赢得知识产权战争的经验有以下六点:

一是重视研发投入和持续创新。

戴森2018-2019年的全球研发投入排名774位,在英国排名第36位。

累计研发投入已经超过25亿英镑,仅数码马达一项技术的研发投入就高达3.5亿英镑,这一技术也衍生出了很多重要的产品,如无绳吸尘器。

此外,戴森的研发支出占比已经高达15-18%,研发人员占比约45%,这些数据显著高于国内的小家用电器厂商[1]。

二是专利与产品的规范管理。

戴森的每一台机器都包含了许多不同的创新,因此每一台机器系列都会有自己的专利组合。这为戴森管理庞大的专利组合和数量繁杂的产品系列提供了最便捷的方式,这对戴森在诸如展会等需要查禁侵权产品时,证据出示方便了许多。

三是外观专利占有重要的地位。

以戴森在英国的专利布局来看,在所有100个系列中,除了一个系列的产品没有外观专利保护外,剩下99%的产品都至少有1件,多的有26件(扫地机器人)外观专利组成的保护网。

这也与詹姆斯·戴森本人的教育背景及对工业设计的偏好有关,他在1966-1970年期间就读皇家艺术学院,学习的就是家具设计和室内设计。

因此外观专利也成为戴森在维权时主要使用的武器之一。

四是时刻监控市场开展专利维权。

戴森2009年10月推出的无叶风扇,在2010年5月就出现了仿冒品。Gill也因此总结出来往往是在新品推出的5-6个月,就会有仿冒品上市,此时戴森要做的就是对侵权产品的存证,并根据销售量情况来估算侵权损失。

五是重点假冒市场予以特殊对待。

中国是戴森重点关注的打假市场,结合中国专利特点,Gill也给出了一些中国的打假经验。

例如充分利用实用新型快速授权的特点,在同样的发明授权前用实用新型先保护;在广交会等各类大型展会中时刻监控,发现侵权产品就投诉到展会的知识产权办公室;尽量让产品难于反向工程;针对中国法院诉讼时间长的特点,寻求和解的方式更实际。

六是以解决问题为主而非一味诉讼。

Gill带领的戴森知识产权团队在处理侵权问题时,并非是激进派,而是希望在将被告送上法庭之前而说服对方停止侵权,达成和解协议。

例如1999年,当戴森发现胡佛侵犯了双气旋专利后,戴森曾提出在法院审判前和胡佛解决相关问题,但胡佛拒绝了。直到18个月之后,法庭判决胡佛侵犯戴森的专利,最终不得不支付400万英镑的赔偿。在Gill看来,即使庭前和解的愿望有时并不能如愿,但随着法院程序的进行,也还是希望利用一切机会在法庭之外获得解决[2]。

参考文献:

[1]《家电行业细分赛道龙头分析:戴森,何以成就家电行业的苹果》,不详,《未来智库》,2020.05.12[2]《How Dyson is winning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war》, Gill Smith,《Starups》2019,01.04

标签: 专利 产品 中国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