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特斯拉是受专利流氓“骚扰”最多的汽车公司(汽车行业的苦恼)

作者:黄莺

特斯拉的股票从今年初的400美金,涨到现在的1500美金,不仅让特斯拉轻松超过丰田成为汽车行业市值第一大公司,还使得马斯克的个人财富暴增,超过巴菲特,位列全球富豪榜的第七位。

特斯拉变得有钱了!

这也引起了“无利不起早”的专利流氓(Patent Trolls)的注意。

专利流氓是指那些本身并不制造专利产品,而是从其它公司、研究机构或个人发明人手中购买专利所有权或使用权,然后通过专利诉讼赚取巨额利润的专业公司或团体。由于没有实体业务,因此又称其为NPE(Non-Practicing Entities,非执业实体)。

7月15日,专注于打击NPE专利烂诉行为的美国Unified Patents公司最新统计显示:2020年上半年,特斯拉是所有汽车企业中,遭受NPE专利诉讼最多的公司

特斯拉上半年共收到四家NPE公司的5起专利诉讼,而排名第二位的福特汽车虽然也涉及了5起专利诉讼,但是由NPE发起的只有4起。

第三到五位的分别是宝马(3起)、现代(3起)和捷豹路虎(2起)。

对特斯拉提起专利诉讼的NPE中,就包括著名的意大利专利许可运营公司Sisvel,该公司刚刚在德国的一起针对中国海尔集团的专利诉讼中赢得胜利。

根据Sisvel公司的起诉书,自2017年起,Sisvel就在不断向特斯拉发律师函和专利许可清单,但一直没有得到特斯拉的回应,故而在今年5月正式对特斯拉提起专利诉讼,指控特斯拉的Model S、Model 3、Model X等主力车型,侵犯其拥有的3G/4G通信技术的8项专利,而这些专利原本分别属于诺基亚、黑莓、LG和汤姆森许可公司所有,后被Sisvel公司收购而得。

上半年特斯拉遭遇的五起NPE专利诉讼汇总

另一家加入起诉特斯拉的有影响力的NPE,则是2011年从诺基亚手中购买了2000件专利的Conversant公司。

由于继承了诺基亚公司在通信标准上的标准必要专利SEP,Conversant公司在2018年底就开始与特斯拉公司沟通,希望通过公平合理无歧视的FRAND原则向特斯拉开放专利许可,但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在今年2月已在德国曼海姆法院对特斯拉德国公司提起了专利诉讼,随后在4月在美国现在最热门的NPE诉讼地——德州西区地方法院提出两起专利诉讼。诉讼专利同样是3G、4G/LTE的重要基础技术。

马斯克领导下的特斯拉,早在2014年就开源了自家的专利,希望与上下游产业链甚至其它品牌的电动车上一起,共同做大电动汽车,以撬动传统燃油车市场。

目前来看,马斯克的确掀起了一场汽车革命。

随后几年,特斯拉遇到的专利诉讼并不多,主要原因也是特斯拉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但是自从去年开始,特斯拉盈利形势越来越好,今年一举超越丰田公司成为市值第一大汽车公司,这都成为NPE越来越活跃的基础。

从上半年特斯拉遇到的5起NPE专利诉讼来看,包括中国汽车新势力企业未来可能遇到的国际NPE专利诉讼可能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造车新势力的专利威胁并非来自传统汽车厂商,而是跨界者

自动驾驶技术的运用离不开信息通信技术的成熟,5G虽然对自动驾驶至关重要,但是从特斯拉接连遭到两家NPE对3G、4G/LTE的专利侵权诉讼来看,一些基础通信标准必要专利SEP依然是整车企业未来的最大威胁。

因为传统汽车企业的优势在于汽车结构及车内通信,而对于车间、车路互联的技术基本处于空白,这就给传统通信企业利用专利“卡位”汽车公司带来了机会。

去年诺基亚起诉德国戴姆勒公司专利侵权的10项专利,就是涉及导航、通信等方面的技术。

所以,近二十年来通信行业标准必要专利SEP问题,与合理公平无歧视FRAND的原则,将会继续转战汽车行业,成为造车新势力们的专利纠纷热点。

而跨界而来的传统通信行业巨头及其散落给NPE们的专利,将是汽车行业未来最大的专利威胁。

第二、汽车行业的专利诉讼数量或将呈现出快速上升的趋势

Unified Patents公司的统计分析发现,今年上半年来自交通运输领域的专利诉讼就已经有78起,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的数量(76起),由此预测今年全年交通运输领域的专利诉讼可能将超过150起,这将是去年的两倍。

而专利诉讼数量的增加,意味着NPE对汽车行业能够为其带来收益的看好,这也要引起国内新造车势力车企和传统转型车企的关注。

第三、希望通过专利诉讼“碰瓷儿”的NPE可能会越来越多

5月31日,JG Technologies, LLC起诉了包括特斯拉在内的全球十三大知名车企,如戴姆勒、宝马、丰田、大众、沃尔沃、福特、通用等。

但是从JG Technologies,LLC起诉特斯拉的US7952511专利内容来看,这原本是一个针对隐形战机技术而开发检测技术,从权利人对该技术的描述看,可以检测的物体很广,包括轮船、直升机、卫星和陆地交通工具等。

而这件1999年申请的专利在2024年左右就会专利到期,这个NPE或许正是看重了这件专利的潜力或价值,才愿意在专利即将到期前,从个人发明家手中收购这件专利。

所以,这更像是一起NPE试图“碰瓷儿”汽车大厂的案例。从这家公司几乎将主流车企都列为被告可以看出,只要其中有一两家车企愿意掏钱和解,NPE“讹诈”的目的就可以达到了。

因此,未来类似这种有“碰瓷儿”嫌疑的NPE只会有增无减。

总结

特斯拉是新造车势力的风向标,就像苹果当前率队开创了智能手机时代一样,NPE对特斯拉的动向,将决定其它新造车势力会在多大程度上受到NPE的影响。

历史上,苹果作为智能手机时代的领头羊,一直是NPE“骚扰”的首选目标,自iPhone推出后,苹果公司每年都要收到几十起NPE的诉讼。在2013年1月的前四年间,苹果共收到171个NPE的专利诉讼,平均每年要有40多起。

对比特斯拉目前的遭遇来看,似乎NPE的动作才刚刚开始。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NPE发起专利诉讼的数字会随着特斯拉市值和盈利能力的增长而快速升高。

这对特斯拉来说,或许可能影响不大。但是对于还在艰难爬坡期的国产新造车势力而言,妥善处理这些NPE对企业经营的影响,将会是一件极具挑战性的工作。

如您喜欢,请点“在看”

标签: 特斯拉 专利 公司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