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专利赏金猎人(会否成为专利最大黑马)

作者:吴征

“赏金猎人(The Bounty Hunter)”百度上的解释是:通过完成雇主的高难度任务来获得高额的赏金的高手。

赏金猎人在美国是合法的,工作重点是抓捕逃犯,有时其逮捕权利甚至会超过当地警察,一般会收取保释金的10%-20%作为服务报酬。一名富有经验的赏金猎人每年可以接80到150桩案子,并因此挣得5到8万美元的年收入。但有时一周需要工作80到100小时,因此非常艰苦。下面这位号称“猎狗”的查普曼是美国历史上抓捕取保候审逃犯最多的赏金猎人,抓捕超过6000多人,甚至完成了一些连FBI都无法完成的任务。

或许正是继承了美国人这种“一切都可以用钱来解决问题”精神。在专利界,也散落着一帮专利赏金猎人,提供赏金的则是美国几家专利运营服务机构。

之所以写这篇专题,主要是因为最近两周,邮箱里接连收到七八封Unified Patent公司发来的“悬赏”案情邮件,这家公司就是典型的赏金提供者,邮件中最新公告了几起获得赏金的专利猎手,赏金从1000-5000多美元不等。

“悬赏”奖励频繁,一是意味着美国NPE的活动相比之前似乎更活跃了,二是希望吸引更多的专利猎手加入进来。

要想了解Unified Patent这套“悬赏”模式,首先要清楚这家公司是干什么的。

Unified Patent的使命

从Unified在官网的口号,可以看到,它将自己定位为滥用低质量专利发起诉讼NPEs(专利流氓,Patent Troll)的克星(Anti-Troll),并主张永远不会向NPEs付费。它认为通过挑战去无效专利,而不是支付专利许可费,才是最具成本效益和最成功的方式。

Unified的客户包括了谷歌、IBM、特斯拉、Facebook、丰田、推特、Uber等众多知名企业。Unified通过对NPE的专利发起专利无效程序(IPR),从而将质量不高的专利无效掉,通过增加NPE诉讼成本,来抑制滥用专利诉讼的NPE。据Unified公布的与同行专利无效挑战的统计,自2012年成立以来,由Unified提出IPR的数量是第二位RPX公司的三倍,超过所有其它公司的总和。

而在成功率方面,2019年的成功率居然能达到82%,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Patent Troll克星。

Unified作为一名“正义的使者”,在挑战NPE专利上,也是很讲原则的:

早期挑战:在宝贵资源被浪费前扰乱NPE的专利货币化行动;

挑战任何人:不管这个实体规模如何,也不受商业关系影响;

拒绝付费:以保证永远不鼓励对未来的(专利诉讼)主张;

独立行动:作为挑战的唯一实体,而不是(会员当事人的)代理人;

教育许可人:让他们知道低质量的专利将会受到挑战。

所以,这个事就变简单了。如果是Unified的某一家会员受到NPE的诉讼攻击,最终由Unified来处理无效事宜,出于美国IPR中利害相关人的要求,剩下的事会员单位就不用管了,全部由Unified来处理。

会员只需要按照等级缴纳会费作为Unified的运营资金就可以了,而且Unified对小微企业是免费入会的。

也正是如此,才使得Unified在挑战NPE的专利时有更大的自由度,并在随后推出了“赏金计划”。

Unified Patent的赏金计划Unified将推出的“赏金计划”称之为“Contest”(竞赛)。从2018年1月开始,已经针对76个要挑战的专利开展了“竞赛”,每个专利竞赛的奖金上限是1万美元,目前总奖金累计达21万8550美元。

与一般的第三方在代理客户遇到专利诉讼会替客户保守秘密不同,Unified在公布要挑战的专利信息时毫不遮掩。

Unified将这件“竞赛”的专利背景(如收购自谁)、专利号、起诉的对象、已知的参考资料等信息清楚列出,并会设定一个截止日期。每个专利的悬赏金各不相同,估计是Unified会对个案进行评估后,按照内部标准给出一个参考值。全球任何一个注册用户,均可以参加竞赛。需要按照Unified提供的如下格式,类似Claim Chart,完成目标专利的比对。

最终,哪位获胜者的对比文件最好,被采用了,Unified会公布赏金猎人的姓名和所贡献的专利号。有时还会出现多人瓜分赏金的情况。

Unified并非是美国第一个做专利赏金猎人的公司,在它之前,有很多专利运营的企业就尝试做过类似的事情,但是唯有Unified的整个过程全程透明,可以说将NPE的行为完全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之下。

在这套机制下,被它围猎过的NPE包括了SISVEL、Uniloc、堡垒集团等知名公司。

最近一起引起社会广泛争议的案件就是新冠疫情发生期间,软银投资的堡垒投资集团(Fortress)2018年从Theranos买来两项专利(US8283155 和 US10533994),然后以空壳公司Labrador Diagnostics LLC名义(即NPE),在今年3月起诉BioFire公司专利侵权,而被起诉的BioFire公司当时刚刚开发了检测Covid-19的测试产品。

一时间,舆论压力甚至传导到软银公司。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科学技术计划主任马克·莱姆利(Mark Lemley)甚至发推文说:“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离谱的IP诉讼。”

Unified公司第一时间就发布了对两项涉诉专利的悬赏,寻找无效掉两件专利的证据,最后成功发出赏金。

在另一起案例中,2019年初Unified公布了一起获得赏金的案例。一名印度专利工程师Ritesh Jain凭借提供了无效Uniloc公司US6661203专利的证据,而获得1000美元的奖赏。

而这家臭名昭著的Uniloc公司专门起诉大型科技公司。凭着这件US6661203专利,Uniloc在2017-2018年先后起诉了苹果、华为、LG、HTC、摩托罗拉等公司。

中国专利赏金猎人的市场和未来如果能用1000美金就解决掉骚扰企业的专利流氓专利,对中国企业来说,简直不能再划算了吧!中美两国现在是全球专利诉讼的优选地,美国这套专利赏金模式的成功运转,同样对中国市场有很大借鉴作用。

实际上,在民间这种零星的悬赏模式在国内专利论坛、知乎等平台上就曾出现过,例如下面一列在知乎上的“5万元悬赏专利对比文件”案。

从知乎的这则悬赏内容上看,除了不知道被诉人信息之外,其它涉诉专利信息、悬赏专利要求和Unified公司的模式基本相同。

但是这个5万元的出价可比Unified公司大方多了。Unified公司的悬赏价格上限是1万美元,一般都设定在1000-2000美元左右,目前有四个5000美元的大单,最高1万美元的专利只出现了一次。

在中国,如果5万元能解决掉一起专利诉讼,相信很多企业都会愿意去尝试。

与Unified公司专门针对NPE开展专利悬赏不同,中国现阶段专利诉讼还是以企业间为主,NPE的诉讼才刚刚开始。所以中国的诉讼当事人是否愿意以这种公开的方式去寻求解决方案,是一个问题。

这种悬赏的方式与传统的委托专利代理机构或律所开展专利无效检索相比,对委托方来说,各有利弊:

一是不确定性。通过悬赏的方式,未必最后有人“接单”,这与传统委托代理稳定的结果来比,如果仅依靠这种方式,是有风险的。

二是结果准确性。这要一分为二的看,一方面有可能悬赏后,收到的参选作品全都是噪音文件;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收到意料不到的结果,甚至是比委托传统代理更好的对比文件。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对于被诉企业来说,成功无效掉对方专利是最彻底的方式。

但是委托哪个机构、哪个代理人或律师去做无效,有时导致的结果甚至是千差万别。即使被诉企业采取多家代理背靠背的方式、或是通过风险代理的方式,试图提高检索效率和质量,但是又如何能够保证这些被选中的机构能给出预期的效果呢?

而悬赏的方式,恰恰突破了这种边界的限制,全球任何一个专业人,不管是专利代理人、律师、甚至是技术人员、技术爱好者都可以参与到这个“围猎”行动中,无形中增加了找到无效证据的几率。

而传统代理方式的专利无效检索中,代理人或律师除了对专利检索擅长外,对相关行业技术和产业发展脉络的熟悉度,也往往成为检索结果质量的分水岭,如果做不到对技术领域专业级的知识储备,有时是发现不了关键证据的。

因此,悬赏方式如果能组织的好,确实可以成为常规专利无效手段的一种补充方式。

例如,不妨拿那件已经被提起快20次专利无效的自拍杆专利试试,万一通过专利赏金找到了更好的证据呢。

相信未来,随着中国专利诉讼案件的大幅攀升,这个市场还是很有可挖的。

最后送上小福利——Unified公司目前正在悬赏的4件专利,总价9000美金,如果疫情期间闲来无事,可以试试赚点外快。点击文尾左下角“阅读原文”直达。

对这一话题有兴趣想深入交流的读者,可以添加微信。

如您喜欢,请点“在看”


标签: 专利 赏金 公司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