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中国能否主导全球创新(中国专利申请补贴制度的影响)

作者:吴征

3月,美国著名智库之一的哈德逊研究所发布一篇报告,认为中国的专利申请如果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2018年创新的实际产量约为21.2万件,而不是140万件,通货膨胀率超过了真实创新的500%。真实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2021年1月13日,离拜登就职新任美国总统还有一周的日子,美国专利和商标局USPTO发布一份《中国的商标和专利:非市场因素对申请趋势和IP系统的影响》报告,中国专利、商标数量激增及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归结为政府补贴、政府直接干预等几个主要原因。

这也是特朗普政府在专利方面对华施压打出的最后一发“子弹”。没想到这份报告随后对中美两地确实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在中国,按常规每年1月份中国专利审批机构要公布上一年度的专利申请量数据,但是今年却打破常规,不再公布,猜测也会受到上述美国报告的影响。因为2020年实际的发明专利申请量保底在150万件,很有可能超过了160万件,如果预测相近的话,这将是中国专利申请量最多的一年。具体参见《2020年中国专利申请量到底有多少?》。

不仅如此,在相关职能部门随后出台的行政文件中,屡次提到要逐步或是一年内就要全部终止专利申请补贴行为。也让人不得不产生联想。

在美国,USPTO发布这份报告之后,有学者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做了研究。本文所介绍的哈德逊研究所的这篇报告,三位研究者在文中正是提到受USPTO报告的影响,试图从政府专利申请补贴的角度,来论证中国虽然专利申请量很多,但实际的创新能力与专利的爆发式增长并不成正比。言下之意,中国创新威胁论中还是含有类似于“专利泡沫”这种水分存在的,因此得出“中国要接管世界创新体系的报道被大大的夸大了”的结论。

哈德逊研究所成立于1961年,是一家美国保守派的非营利性智库。在最新的2020年宾夕法尼亚大学全球智库排行榜中,位列美国智库第14位,在“外国政策和国际事务”分榜单中,位列全球智库的第23位,美国的第8位。在对华政策方面,有国内学者将其列为美国对华政策影响最重要的15家智库之一。

哈德逊研究所发布报告的同时,三位作者在3月底还发表了一份更详细的《中国的创新产出》的论文,就其中的经济分析和测算方式给出了具体计算模型和依据。

如何评价三位学者对中国专利补贴在申请量激增和中国实际创新能力关系间的观点?

我认为报告的观点还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三位学者似乎更擅长在经济领域进行分析研究,对于专利尤其是中国专利的实情了解的并不多。

以下仅以两点举例说明。

一是研究认为“中国的专利申请如果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2018年专利的实际产量约为21.2万件,而不是140万件,通货膨胀率超过了真实创新的500%”。

论文中公开了具体算法,根据预测模型,得到中国居民专利的平均增长率约为11.6%,但是这一数据仅为实际观察到增长率的一半(22.3%)。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中国在2018年将产生约163,600件发明申请,而实际上,到2018年,已经有140万件发明申请,中国专利数量膨胀了700%以上。如下图。

可能作者也认为模型计算的数值与实际差异太大,因此又引入了中国R&D指标来做调整,最终得到中国真正的申请数量比受限模型所暗示的数量高出约30%,即212,200个申请。由此得到结论,到2018年,中国专利申请膨胀约550%。

经济学家采用模型计算的缺陷在于受限于数据指标的限制,只能在能够采集到的指标上进行建模计算。

实际上,中国在过去二十年一直是全球增速最快的经济体,2018年时,中国在经济总量已经仅次于美国。

预测出的21.2万件是什么水平?

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布的2018年各国数据,中国之后,排名第二的美国申请了59.7万件,日本31.3万件,韩国20.9万件,欧洲专利局17.4万件。

21.2万件只能让中国在2018年排在美国和日本之后,位列全球第三,和韩国实力不相上下。而且预测的21.2万件也只有美国的1/3。

这样的结果显然与2018年中国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每年2万亿研发投入稳居世界第二的地位不相符。

二是研究认为“与国内补贴后申请专利成本趋近于零相比,海外申请成本更高,只有高价值专利才会海外申请,但中国海外申请与国内专利家族占比要落后于美国,认为中国专利价值并不高”。

研究认为通过审查中国发明人的海外申请决定,可以一定程度上消除中国政策带来的扭曲效应。此外,通过分析海外专利,还可以推算出中国R&D对全球市场的影响,而不仅仅是国内市场。

研究发现,2018 年,中国居民在海外申请专利约 13.85 万件;海外与国内申请的比例约为 0.138/1.393 = 0.099。美国的这一数字约为 0.558 /0.285 = 1.95。换句话说,虽然中国居民在国内提交的申请是美国居民的近5倍,但美国居民在国外提交的申请是美国居民国内的约2倍。国内外申请相同的发明是国内创新中最有价值的部分(Putnam,1996)。

为了进一步验证这一观点,研究者还选择了中国最领先的通信行业作为样本,研究这一领域海外专利申请与专利家族的关系。

结果却是,虽然中国通信企业在全球创新中做出了重要贡献,但是并没有展现出占主导地位的高质量发明。相反,中国补贴计划的边际效应似乎是诱导更多的额海外专利,认为如果没有补贴,这些发明可能只能在国内申请。换句话说,补贴计划似乎增加了海外专利数量,但降低了平均质量。

这种仅利用专利家族和海外专利占比的方式就去评价一国的专利质量高低,显然并不具有可比性。美国的海外专利占比更大,这是与美国在全球创新中的地位相关,美国一直都是全球创新的引擎,是最大的技术出口国,因此海外专利用以保护美国的创新优势,占比更大,并不奇怪。

但是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只有少部分领域追上了国际水平,加上中国专利制度也才有不到40年,海外专利布局往往是与企业海外市场相关联。中国在消费品、日用品等具有最大的全球市场,但是这些并非是高科技领域,实际上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海外市场与美国相比,差距还是非常明显,如果海外没有市场而空谈专利申请,显然还不是这一阶段中国大部分企业所能承受的。

也只有像华为这种,即使在美国没有市场份额,也要积极在美国进行专利布局的企业,目的也还只是希望达到专利交叉许可的目的。具有这样战略意识的中国企业并不多,而且华为是少有的一直在呼吁取消专利申请补贴的企业。

因此,用中国企业在海外专利申请与专利家族之比,与美国进行对比,显然并不符合中国与美国的国情。所以,如果一项研究脱离的每个国家的国情,只用指标来反应问题,显然会和实际产生偏差。

哈德逊研究所的这份研究报告意在提示美国各界莫要夸大中国在创新上要主导全球创新的观点,看似与美国当前秉持了“中国威胁论”在唱反调,但相信美国的政客对于中国的创新和威胁有着共同的观点,并不会因为这份报告而有所改观,而且这份报告仅从专利申请数据得出类似的结论,也未免有些偏颇。

报告看似是在提醒美国政策决策者注意关注中国创新的“外强中干”的问题,实则更像是在指责中国专利在补贴上的一贯做法。

与向来喜欢指责他国的美国做法不同,中国专利当下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按照既定的发展路线去创新、去专利布局,一定可以成为全球创新中公认的主导力量。

注:需要报告和论文原文的可后台联系。

标签: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