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华为在买谁的专利(来源主要有两块)

作者:黄莺

上一篇把华为出售专利的情况做了简单梳理《谁在买华为的专利?》。

今天再来看看,华为从哪些人手上购买了专利?购买的目的和专利价值含量如何?

从研究结果来看,华为购入的专利来源主要有两块:一块是国外知名企业,一块是国内科研院所。今天先来看看华为从哪些国外企业购买了专利。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数据库只支持查询中美两国专利的转让信息,因此对于华为全球布局而言,无论是华为出售,还是购买的专利,按常理来说应当是一个专利包家族,即除了中美专利之外,还可能包括欧洲、德国、日本或是韩国等国家专利,因此本系列文章只是对华为专利运营的行为和交易对象进行画像,而交易的实际专利数量可能因为包括专利家族,或多于文章中所提到的中美专利量。

企业专利SEP有效许可诉讼
夏普14613792%342
IBM41093%01
三星141193%01
Philip11082%00

01买夏普专利:为SEP专利许可谈判筹备弹药

华为2010开始就在购入夏普的美国专利,而且出手很稳,都是瞄着对方的标准必要专利SEP去的。在已知购入的146件中美专利中,有137件是涉及SEP的,想必华为为此也是花费了不菲的交易金额。

这些专利多是夏普在2005-2010年间申请的,领域涉及无线通信。

这些专利的一部分成为2015年华为与苹果全球专利交叉许可协议中的一部分,当时华为授权苹果769件专利,苹果授权华为98件专利。

此后,这批专利中有2件专利在2016年华为与三星的全球大战中成为了诉讼专利,华为用自己专利+夏普+松下专利组成了进攻阵型,而三星的专利全部来自其自己申请。

在之后,华为将夏普的一部分专利转让给了高通公司,其中就包括许可给苹果的部分专利。

2012年,在北京曾举办过一次中美知识产权圆桌会议,当时华为副总裁邓涛提到“每年华为支付的专利许可费在3亿美元左右”。

如果回顾华为购入夏普专利的历史,2010-2012年间,正是华为与几大巨头,高通、爱立信、诺基亚、InterDigital进行专利许可谈判的关键时期。

当时购买一些SEP专利包,可能要花费几百甚至上千万美元,但从成本置换的角度来看,与每年必须要支出的几亿美元相比,如果在增强谈判筹码、获取更大的专利许可费谈判空间上能发挥作用,那这种专利交易还是物有所值的。

尤其是在后期,当夏普这批专利完成了阶段性历史使命后,再出售一些给高通,从经济效益上也降低了当初的购入成本。

一句话:好专利是经得起买卖的。

02买IBM专利:为软件行业开疆拓土

2014年开始,华为向IBM逐步购买了一批涉及数据库和软件相关的专利,其中7件中国专利,34件美国专利,更多的美国专利,显示出当时华为还是要为进军美国市场做准备的。这些专利多是IBM在2001-2010年间申请的。

这批专利包中并不包括SEP专利,所以应当是华为根据业务拓展需要,在软件服务上充实自身专利实力。

从2014年工信部发布的第13届中国软件收入百强企业名单就可以看到,华为以1216亿元的收入位居第一,中兴通讯和海尔集团分别以463亿元和401亿元的收入排名第二、三名。华为当年在软件服务市场就已经远远领先国内其它厂商了。

到了2020年1月,工信部发布《2019年中国软件业务收入前百家企业发展报告》,排名首位的还是华为,这已经是华为连续十八年蝉联软件百家企业之首。阿里云、小米和京东尚科则是首次进入前十位。

对IBM专利的收购辅助软件业务的快速扩张,华为在悄声无息的运用知识产权战略在各个领域开疆拓土。

这批专利包中,有一件专利在2019年4月被美国专利运营(NPE)公司IP EDGE所收购,几天后就起诉了三家软件公司,其中就包括知名大厂SAP。随后这件专利将总计15家企业送上了被告席。足见这批专利的价值所在。

所以,华为手里的“好货”还有的,不主动发起诉讼,不代表就没有“意见”。此次转让,是国外NPE主动购买,还是华为“有意流出”,还不清楚。但是能够看出华为即使不主动发起诉讼,还是有办法通过一定手段对同行“提个醒”的。

这就是好专利的战略威慑力。

03买三星专利:“起诉我,连你的专利一起买下来!”

2016年开始,华为与三星在中国和美国多地相互之间进行了40多起的专利诉讼,这是华为少有的主动出击的事件。

事件源于二者专利交叉许可谈判迟迟未有进展,根据法院判决书显示,华为早在2011年就已经和三星在接触,就专利交叉许可事宜进行谈判,但三星给出的许可费率要高于华为给三星的费率3倍,这引起华为的不满,两家公司迟迟未能达成一致,最终走向了诉讼。

最终结果来看,无论是在福建高院还是深圳中院的判决,都是对华为更为有利,不仅要求三星赔偿,而且还发出了禁令。此后,2018年,广州和北京的案件也相继进行了审理。

直到2019年5月,华为与三星宣布达成全球和解。

就在双方和解消息发布当天(2019年5月1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转让记录显示,三星将起诉华为的一项专利CN102843214B转让给了华为。此后不久,三星又转让了13专利给华为。

在这14件中国专利中,有11件涉及标准必要专利。此次交易,可以认为是双方谈判的一部分。

从这场诉讼来看,华为掌握了较大优势,边打边谈,不惧诉讼,是华为少有的赢得对国外企业战略主动权的标志性战役。

把对方起诉你的专利都收缴来了,更像是战场上收缴了敌人的作战武器,华为专利长出了“牙”。

04买飞利浦专利:“我需要一个接盘侠!”

提起飞利浦,中国企业一定不陌生。

从CD/DVD开始,飞利浦一直就是中国企业最大的“专利梦魇”,不断把光盘、音视频编解码等核心专利以许可的方式兜售给中国企业。这与飞利浦确实在一些基础技术上拥有绝对的技术话语权分不开。

被飞利浦盯上,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不出点钱是很难过得去的,要不购买专利许可,要不买点专利。

华为在2019年这个节点购买了11件飞利浦的专利,不知道是哪个原因。但是从这些专利涉及的内容来看,都是和语音合成相关的技术,技术角度上很难看出与华为既有业务的相关性,一些专利甚至是1999年的。

果不其然,在华为购买了这个专利包后,两件专利几个月后就期限届满了。

华为是不是做了“接盘侠”,看来只有飞利浦最清楚了。

05总结:围绕业务需求开展专利交易

除了上述国外巨头外,华为购买专利的对象还包括日本松下、豪雅,Marvell,阿尔卡特等知名公司。以及像RedSkySystem这种专门做海底网络设备公司的专利包。

可以看出,华为的专利购买行为是全面配合主营业务展开的,既有前瞻性购买,也有交叉性购买,甚至一些谈判中的购买。

专利运营与买卖是一门学问,华为在这方面除了不差钱,敢投入外,能够精准的锁定目标,将专利买卖也做成一门生意,是值得很多国内企业学习和借鉴的。


标签: 华为 专利 飞利浦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