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谁在买华为的专利(高通和诺基亚成最大BOSS)

作者:黄莺

华为出售荣耀后,任正非和高通总裁各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11月25日,在荣耀送别会上,任正非说:“一旦’离婚‘就不要再藕断丝连,我们是成年人了,理智地处理分开,严格按照合规管理,严格遵守国际规则,各自实现各自的奋斗目标”、“做华为最强的竞争对手,超越华为,甚至可以打倒华为”。

12月1日,2020高通骁龙技术峰会上,高通总裁安蒙表示:期待与荣耀的合作。

一送一迎,预示着荣耀将彻底开展独立运营。而从高通总裁的话外,我隐隐嗅到了金钱的味道。

脱离了华为的保护,独立做智能终端,绕不开专利授权、许可费等一系列问题,但荣耀名下目前知识产权几乎为零,通过企查查只能看到荣耀名下今年刚刚申请的4件著作权。

华为申请专利的主体按惯例主要集中在“华为技术”和“华为终端”两个申请人,而“荣耀”只是华为的一个品牌战略,这也是为何荣耀在专利上将面临“无米下锅”的“窘境”。

“裸奔”出来的荣耀,未来该如何面对高通、爱立信、诺基亚等一众“虎视眈眈”的专利收割机。我想,华为应该会有考虑,任正非也会有考虑,华为前期有可能会为荣耀“送”一程,但是未来,按照任正非的“离婚论”来看,只有靠荣耀自己走了。

长期来看,对高通而言更是个利好,脱离华为体系后,未来在专利许可费率和模式上,荣耀可能会逐渐失去与华为历经艰苦的谈判和诉讼才争取来的优惠费率。

那么华为会不会转让一些专利给荣耀?尚不得而知,但是凭借华为的专利体量,这个可能性是有的。

如果说华为是中国专利数量最多的企业,恐怕没有争议。

2019年年报显示,华为全球共持有的有效授权专利达到8.5万多件,90%以上是发明专利,在这些专利中,有3万多件是中国授权有效专利,中国以外授权有效专利占总量超过6成,这也与华为海外业务营收较高成正比,尤其是在欧美的有效专利就超过4万件。

而这仅仅是截至去年底的授权且有效的专利,如果算上正在申请中还未审批的专利,以及已经失效的专利,华为历史上总的专利申请数量还要更庞大。

那么华为历史上在全球总计申请了多少专利?

综合PatSnap数据库和Derwent数据库的检索显示,华为在全球的专利申请量应该超过了20万件(注:去除公开号重复,未进行同族合并),其中有至少有5万件是通过PCT国际专利方式提出的。

这么努力,才确保有最终8.5万件授权专利用以维护和保障华为各项业务的顺利开展。

华为与爱立信和诺基亚等其它电信巨头不同,并没有把专利当作一个赚钱的工具,一直以来,都是将专利视为“防身武器”,采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专利的目的更多的是实现与巨头的交叉许可,降低成本。

相比之下,爱立信和诺基亚等巨头的往日风光已不在,纷纷将自己的部分核心专利剥离,支持购买其专利组合的专利流氓NPE向华为、中兴、苹果等巨头索取专利费。

爱立信和诺基亚的专利运营模式与华为的发展理念并不相同,华为不会做这么大规模的专利运营举措,但是在一些小的方面,华为专利也还是有在运营和转让的。

从IncoPat数据库的专利受让人信息检索显示,原始专利申请人为华为,当前权利人改变的(排除掉华为系统内部的转让)专利有几千件。

现挑出一些从华为购买专利数量较多的主要实体来看一看,华为开展的少量专利运营工作,专利都流向了哪些机构。

图1 数据来源:IncoPat数据库

可以看到,华为对外受让的专利多是流向了国内外的专利运营公司,也有一些流向了诺基亚和高通。

01国外买家:通信巨头和美国知名NPE

国外的买手中,主要集中在高通、诺基亚和美国知名NPE公司iPEL。其中购买数量最大的是iPEL旗下的全球创新聚合公司,其次是高通子公司施耐普特拉克公司和诺基亚公司。

1. 美国NPE巨头iPEL公司

iPEL公司的创始人布莱恩·耶茨(Brian Yates),最早是一名律师,也是40多家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基本都是NPE类型的公司,并成功将专利授权给了1000多家公司。

iPEL的子公司全球创新聚合公司(Global Innovation Aggregators)去年5月对总部位于圣何塞的Netgear公司提起四项侵权诉讼。而这四项侵权诉讼的专利就是来源于其收购的华为和中兴的专利,而且起诉地点选择在了中国。

用购买的中国专利在中国发起司法或是行政上的专利侵权诉讼,已经成为境外NPE探索新市场的趋势。详见《买华为中兴专利告美企,不去法院而是要求行政执法?!NPE的风向变了?》。

从图1中的2-4位的受让人来看,实际上都是全球创新聚合公司,3-4名的名称数据库没做合并处理,实际专利与第2名是一样的。所以,这家公司应该是目前从华为收购专利最多的国外实体。

名称专利SEP有效诉讼
全球创新聚合720493%15

从720件专利价值上看,截至目前还有93%的专利处于有效状态,其中包括了4件标准必要专利,诉讼记录上来看,涉及15件专利。综合来看,质量较高。

2. 高通公司

高通通过子公司施耐普特拉克公司为何从华为转让了一批专利,具体原因不得而知,但从转让的时间点发生在2016年初来推测,或许可能与高通2015年因反垄断被中国政府巨额罚款,并对专利问题做出承诺有关。

众所周知,高通之前在向手机厂商进行专利许可时,一直捆绑“反向授权”政策,也就是华为如果使用了高通的芯片,那么华为自己拥有的专利需要无偿反向许可给高通,高通芯片在卖给其它手机厂商时,其它手机厂商不用再向原手机厂(如华为)支付专利费,华为也不能去法院起诉侵权。高通的这一政策一直饱受产业界的“诟病”。

名称专利SEP有效许可
高通1232245%8

在从转让给高通的专利中,可以看到价值含量极高。转让专利中有22项专利是标准必要专利,但遗憾的是,这123件专利目前只有不到一半(45%)处于有效状态。看来高通自己真是不缺好专利。

值得注意的是,有8项专利是华为在2015年(交叉)授权许可给苹果的。这也是否意味着高通在为2017年与苹果全面开战作准备?因为苹果公司2016年一直在推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展开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直到2017年1月,FTC宣布对高通开展反垄断调查,三天后,苹果起诉高通,四个月后,高通展开对苹果的反击。

3. 诺基亚公司

华为2019年转让给诺基亚的这批专利,价值含量更高。华为将230件中国专利(119件)和美国专利(111件)转让给诺基亚,其中有176件是标准必要专利,目前所有这些专利的有效率达90%。而且这批专利中,有40件专利是华为在2015年(交叉)授权许可给苹果的。目前还不清楚华为这次转让决定的背后用意。

名称专利SEP有效许可
诺基亚23017690%40

02国内买家:国营与民间的专利运营公司为主

除了国外买家外,从华为专利的转让记录上看,还包括国内一些企业、政府和民间的专利运营公司。

知名的企业有腾讯、京东、传音、小米旗下智谷专利运营公司等,但是总体数量并不多,而且从专利的重要性程度来看,要比国外的从指标上看弱一些。

名称专利SEP有效许可
智谷674100%0
腾讯260100%0
传音100100%0
京东尚科8062%0

说明:该数据并未做合并,例如腾讯有多名称可能会存在更多数量的转让专利。

广州高航知识产权运营公司作为一家专利买卖的专业户,在华为身上的投入不少。至少有748件。但是从它运营的模式来看,更像是一个“二道贩子”,买了专利并不像国外NPE一样是去起诉谁,而是倒手再去出售。

从这些专利最终走向了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公司手中,像一些做进出口贸易的(邳州市欧亚美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还有做木业的(徐州永威木业有限公司),还有做农业的(邳州市兴振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还有做金属材料的(江苏恒源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很难想象,华为通信专利被这些企业接盘后能有什么作用,实际上,一些专利在这些企业手中已经失效。

国内专利受让情况来看,中国特色的专利运营色彩浓重了些。

科创板上市企业中,也有广州高航操盘过的专利转让,例如上海新致和上海阿拉丁生化科技,都存在经由广州高航从中兴转让而来的专利,上市委在审核时,都会对这些专利转让的行为,与企业核心技术之间的关联进行仔细盘问。所以,准备要上市的企业在专利买卖前要仔细权衡利弊才好。

除了这些民间的运营机构,还有一些来自国营背景的专利平台,像IncoPat系统显示的横琴国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名下的70件,当前都是在个人手中,虽然有2件标准专利,但是有效专利只有30%。

03写在最后

从华为尝试开展的专利买卖或运营来看,这些专利只占华为专利库的很小一部分,除了一部分转让是迫于合作或是国外竞争对手的而不得而为之,大部分的专利转让如果能充分利用起来,也不失为一种盘活资产的方式。

此次荣耀剥离后,华为是否能在专利上再大方一把,还是有些期待。

与华为卖出的专利相比,以华为的眼光,去寻找高价值专利而买入的经验,似乎更能为其它企业带来借鉴。例如华为买入夏普等公司的标准必要专利,反手就起诉竞争对手。所以专利运营的经验中,卖出好价固然是重要的一方面,但是能找到好专利并能够买入,似乎要更难。

要不下一篇再来个《华为在买谁的专利?》。


标签: 华为 专利 高通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