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全球IP专家对美国司法部SEP许可和补救措施草案的评论(这五点很中肯)

作者:吴征

昨天三连发将美国和英国政府对标准必要专利SEP问题的最新动向做了整理发布,实际上都没来得及去认真解读草案的内容和研究立场,以及其中条款对权利人和实施人等不同阵营企业的影响。不过,相信随着美、英相继抛出这个全球知识产权领域最核心的议题,恐怕与SEP日常相关的全球各大高科技公司、大型NPEs这个月的KPI就是研究对策了,尤其是受新政策影响较大的高通、InterDigital等公司。因为虽然美国司法体系独立,并不会受到行政政策的影响,但是由此在权利人和实施人之间发生的微妙平衡,也足以影响到未来五年的全球SEP许可和诉讼格局。对此,全球IP行业的从业者是什么想法,尤其是一些SEP方面的资深专家?我们正在采访一些业内专家,同时在社交媒体和网络上,一些专业人士也分享了其观点,甚至有些朋友在看到我们文章后第一时间也记录下了其观点,说明这个议题的重要性程度还是很高的。近期,我们将会统一整理各个渠道的观点,供国内各方参考。第一篇心得来自凌晨将通过邮件发给我的美国IPLibra公司的YU总,我觉得他写的很好,一字未动全文刊发:

“Get aligned, be visible and speak up!”

在哪里能比较大概率地获得预期的投资收益,专利持有人就选择到哪里进行专利的经营活动。哪里成为专利许可,诉讼等经营活动的中心,对当地的政治影响力,对该国该地企业和市场的发展都会带来巨大的收益。

美国的科技企业推动了美国2012年左右专利法案的变革。某些专利权的弱化为饱受NPE之苦的美国企业带来好处,也导致很多专利持有人转移到德国进行诉讼。虽然是在美国以外的地方进行诉讼,但往往还是影响到美国的公司,尤其是关于SEP的诉讼,常常产生比较大的影响。所以为本国企业发展考虑,并且也受本国企业的要求,美国不得不在SEP许可的标准方面争当领导者。

英国既没有大的市场也缺少大型的科技企业,但是由于近年裁决的一些SEP案例,积累了一定经验,而且英国也有处理更多这类诉讼的实务需要和政治目的 - 毕竟如果能成为规则制定者,或者有机会和德国,美国一起成为重要的专利裁决司法体系之一,符合英国的利益。所以英国在如何进行SEP许可上也不断做出努力。

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科技企业整体还是比较落后,在专利的经营上,大部分还是以交许可费为主。如何加大科研投入,鼓励创新,提高专利保护水平,同时又能保证本国企业在专利的经营活动中受到公正公平的对待,尤其在如何进行SEP许可的问题上,中国专利机构也一定要积极地发出自己的声音。

中国的优势在于巨大的市场和稳健的专利司法体系,这使中国在SEP许可问题上的决定天然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如何使这种影响力更好地为科技和市场的发展服务,不仅需要相关部门的审慎研判和出台政策,也需要本国企业的积极参与。中国的科技企业应该更主动地通过行业协会进行沟通,让政策制定者更好地了解自己的需求。任何一家企业想在全球的市场竞争中生存或取胜,都需要大环境和政策法规上的支持,而单打独斗,独善其身的想法和做法必然没法完成这个任务,只有联合起来,才能更有效的发出自己的声音 - get aligned, be visible and speak up!

第二篇,归纳总结一下行业内知名度比较高FOSSPATENT的博主Mueller对这一问题的看法:

“在专利权人和实施者之间取得了合理平衡”

我赞扬拜登政府,至少在这一阶段,采取了非常中立的立场。美国三部门没有从一个极端(特朗普政府对SEP的看法)走向另一个极端,而是提出了一项声明,该声明反映了为达成非常合理的平衡而做出的真诚努力。这份声明草案警告人民注意创新和标准面临的风险。对于专利持有人对SEP的过度利用和使得专利权人非常失望的被许可人的“反向专利劫持”,保持了同样的效果。

我最喜欢的是脚注8的部分,其中提到:“提供许可的附加信息……,可能对那些没有专门知识或资源以充分解决SEP问题的小型实体特别有帮助,而且可能无法获得信息,从而保证拟议的条款是FRAND”。声明草案提出的循序渐进的谈判过程与欧盟判例法极为相似。这与欧洲法院打算如何适用华为 v 中兴通讯差不多,尽管Sisvel v. 海尔I&II案后在德国的现实情况看起来大不相同(甚至相对疯狂的杜塞尔多夫地区法院也不会挑战Sisvel v.海尔)。然而,实际上,由于eBay v. MercExchange,美国比欧洲更难获得SEP禁令,该政策声明草案显然提到了这一决定。

此外,美国IPWatchdog的编辑也采访了美国一些专家的观点。

例如,前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总顾问阿尔登·艾伯特(Alden Abbott)表示,虽然他在某些方面对草案感到失望,“但情况可能更糟”:“我对他们基本上支持ebay是一项好政策感到有点失望”艾伯特说,“他们说,‘我们认为SEP持有人如果做出FRAND承诺,一般不应该有权获得禁令。’麦迪逊的新方法表明,SEP不应该有任何特殊规定。它要求公平对待。然而,情况可能更糟”、“该声明的不足之处在于,它没有充分强调强有力的专利保护在促进福利提升创新方面的重要性。”

前USPTO法律顾问Nick Matich表示:“我们需要一个平衡的SEP系统,允许制造商以可预测的版税率将产品推向市场,同时公平地补偿那些创造了使产品成为可能的技术和标准的创新者。从理论上讲,劫持和反向劫持都是可能的。决策者面临的问题是,在当前的环境中,哪一种更可能造成危害。如果声明草案承认劫持是目前更大的危险,那就更好了。实施者目前认为,在诉讼中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是,他们必须支付SEP所有者的请求。因此,最好的商业策略是展开谈判和诉讼以避免支付。草案部分承认了这一点,指出了增加损害赔偿的可能性。但是,增加的损害很难得到,而且通常是适度的。SEP案例中的禁令应该是罕见的,但如果人们认为它们实际上不可能像目前那样获得,那么不良的激励将导致低效率的许可市场。结果将是对发明人补偿的不足和损害美国的竞争力。”

结语

从多位行内专家谈到的内容来看,争议点会很多,像引用ebay案在处理相关问题上的做法。以及对于权利人和实施人之间的劫持和反向劫持的程度问题等。

但是,可以看到其中一些共性的观点:

一是美国获得禁令的难度较大,使得一些权利人转而向欧洲法院寻求禁令救济。这也就说通了昨天那篇中提到了未来的SEP全球治理格局中,美-英体系很有可能成为权利人的一个抓手,就是在美国无法获得禁令的情况下,寻求在英国、德国获得禁令,相比于英国与美国走的更近,德国更像是欧盟的代言人。所以就不难理解美英为何几乎同时发布SEP相关议题的征求意见了。未来,恐怕英国就是美国“派去”冲锋在前的一个打手。英国的禁令威胁到底有多厉害,其实看看近期连苹果这个有着美国政商丰富资源的,也最终在英国法院前不得不认怂就可以看的出来。

二是基本认为美国草案的做法与欧盟法院(华为 v 中兴五步法框架)或德国最高法院(Sisvel v 海尔)之一更接近(不同人的观点稍微有差异)。也就意味着,美国在相关问题处理上,也在不断靠近欧洲的做法,这一点非常重要,就像苹果和高通也在积极参与欧洲有关SEP治理规则的建议一样。看来,欧洲未来在SEP和FRAND的做法可能会被更广的使用和借鉴。但是欧洲目前对于中国企业的不友好,也使得这对中国企业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所以,对中国企业来说,如果美欧打成一片,基本上国内企业在海外的法律风险会像一把一直悬空的利刃一样,随时有落下的可能。这样的话,中国企业将会面临更加复杂的竞争环境,海外市场空间在知识产权大棒下加持下极有可能被压缩,而当中国企业不得不退回国内市场时,国内企业之间的竞争将会异常激烈。

如果结果真的是这样,那美欧联手牵制中国的目的就达到了。

标签: 美国 草案 专利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