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华为成功无效日本IP Bridge的两件中国SEP专利(IP实力很强悍)

作者:黄莺

11月2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告显示,日本专利运营公司IP Bridge的两件中国专利ZL200580019047.1(通信终端装置、基站装置及无线通信系统)和ZL20120122020.7(通信终端装置、基站装置及通信方法)被宣告全部无效,无效请求人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这两件专利是同一个专利家族,后者是前者的分案申请,涉及LTE技术,并已经在ETSI进行过声明,属于标准必要专利SEP

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

IP Bridge的这些专利都是2013年从松下公司转让而来。有关IP Bridge的模式可以参见《从日本IP Bridge接连起诉戴姆勒和福特,看国家主权专利基金到底该怎么玩》

目前并不清楚华为此次是被动提出无效还是主动提出无效。不过从IP Bridge近来作为汽车专利池Avanci成员,在不断的挑头起诉戴姆勒和福特的整车厂来看,华为的举动很有可能是主动“帮助”整车企业解决专利问题。

上一次华为就是通过帮助戴姆勒处理与Avanci成员的专利诉讼中,与戴姆勒达成了更深层次的产品合作。

在今年6月1日,诺基亚与戴姆勒宣布达成全球和解之后,Avanci成员中曾经起诉戴姆勒的四家中,有三家(夏普、康文森和诺基亚)已经通过和解的方式解决了纠纷,4月23日康文森与戴姆勒达成全球和解。去年十月,在华为与夏普达成和解之后,戴姆勒也与夏普达成和解。

当时唯独还没有达成和解的就是IP Bridge,此后也没有消息证实双方已经达成和解。

所以此次华为与IP Bridge在中国的交锋,是否是上述案件的扫尾?有一定可能。但是目前来看,华为无效掉对方的两件中国专利并不是IP Bridge在德国曼海姆起诉戴姆勒的两件欧洲专利的同族(注:未穷尽检索其他涉诉专利)。

不过随着华为取得上述优势,如果符合上述猜测,有可能华为与戴姆勒联盟与IP Bridge的和解也距离不远了。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无效掉的两件专利,采用的证据和理由比较干净利索。

母案ZL200580019047.1用A22.3款“创造性”条款,很“硬核”的只引用了1件爱立信的证据(WO2004030392A1)就全部无效掉。分案ZL20120122020.7通过A33条“修改超范围”条款全部无效。

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

此次代表华为的是竞天公诚,代表IP Bridge的是天同。不过按照华为的IP实力,代理机构大部分更像是形式上的配置。

标签: 华为 专利 戴姆勒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