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北京证券交易所,超凡、芯愿景、朗科(局势逐渐大好)

作者:黄莺

北京证券交易所无疑会给更多的中小企业和资本市场带来利好,但是会给整个知识产权行业带来什么?政策吹风中的“知识产权证券化”真的会惠及大部分企业么?恐怕未必,至少在当下中国的资本市场,知识产权的认同度还没有那么高。看看诺大的沪深两市上万家上市企业,纯正以科技硬实力为代表的专利为核心竞争力的知识产权股屈指可数,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更多的是以版权为主的知识产权概念股。而对于一个国家的科技实力提升而言,版权显然不够,必须要重视专利与资本市场的结合。

来源:洞见知行

目前以专利业务为主的知识产权概念股中,表现最好的应该就是创业板的朗科科技,这家依靠核心专利成功实现维权和专利运营的企业。朗科后期大部分利润来源已经深陷“专利许可”+“房屋租金”的模式,随着核心的U盘基础专利2019年11月14日到期,朗科遭遇“专利悬崖”。(参见《深圳三个“专利火枪手”》)在我看来,朗科之后,中国再无第二家真正意义上的知识产权股。去年,科创板上本来可以诞生首家真正从事知识产权鉴定、分析的一支知识产权股——北京芯愿景,但是人家是把自己包装成EDA半导体概念进行的申报,根本没提知识产权的事,但从其营收大部分都是来自知识产权鉴定来看,还是暴露了其本质(参见《做知识产权分析的也能IPO?科创板或将迎来首家知识产权概念股》)。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最终芯愿景也未能登陆科创板。剩下一家就是已经在新三板上市的超凡股份了,超凡的问主要题就是都是传统业务,专利和商标代理占据了绝大部分,新兴的咨询业务看似想打造成一个粘合剂,串联起专利和商标业务,但实际上这类业务从国际横向比较来看,也并非是一类能够被资本市场认可的模式。

所以,超凡的股价除了能借着北交所的消息才能有8%的涨幅(左),其余大部分时间是交易并不活跃的右图状态。

超凡股份

从这些年超凡的工作重心来看,逐渐试图从传统的专利代理和商标代理,知识产权全产业链来转型,包括大力发展咨询、诉讼的后市场服务。实际上,这类服务从几年来超过公布的信息来看,经历过快速增长阶段,但是降下来也不慢,2020年的销售额干脆就不提了。其实,也说明了,所谓的知识产权咨询分析服务是中国市场硬开辟出来的一块业务,国外虽然也有,但绝对不可能依靠这块业务实现资本化。而且咨询业务的同质化和政府影子的作用,使得企业能够持续去为其买单的可能并不多。

超凡年报中咨询业务变化情况

但好在一点,超凡在2020年年报中提到了一句话“从服务型商业模式向服务型加资产运营模式,专利资产的主要运营方式是许可”。如果未来确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基本上才算摸到了专利与资本的结合的大门,因为这是一套国外验证过可以成功的模式,而且朗科模式的成功也说明了这一点。当然,在专利运营这方面(和诉讼结合),紫藤的经验似乎更强一些,这也是未来紫藤如果可以上市的一个亮点,但如果单纯依靠专利代理,不知道能不能打出一条新路线来。

所以,在偏向硬科技的专利与资本结合上,美国已经成功的经验其实可以当作参照,我们之前也多次介绍了美国一些专利运营机构(仅仅是专利买卖、诉讼)在纽交所、纳斯达克上市的情况。

1. 纳斯达克上市的Acacia Research Corporation (NASDAQ:ACTG)

这是2011年的一项统计,Acacia公司位列美国专利提诉量第一名,被他送上被告席的企业有苹果、微软、英特尔、雅虎、华为……

2. Wi-LAN公司,母公司是纳斯达克上市企业Quarterhill (NASDAQ:QTRH)Wi-LAN公司同样是令科技型大公司的头疼的“专利猎手”。最近两起有关Wi-LAN的新闻是从IBM购买芯片专利,和与合肥长鑫签署存储器专利许可协议,一买一卖,生意做的火热。

3. 纽交所上市企业VirnetX Holdings Corp. (NYSE MKT:VHC)VirnetX公司盯上的依旧是大型科技公司,被它骚扰过的中国公司不在少数。

4. 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Rambus(NASDAQ:RMBS)Rambus公司专门从事存储器标准专利的诉讼和许可,今年也与合肥长鑫达成DRAM的专利许可协议。可以看作是美国的“朗科科技”。

当然还有一些专门从事专利运营的上市公司,有的企业和朗科很像,就依靠一件核心专利,就可以完成整个商业模式的搭建,直至上市,当然一些公司可以在一件专利生命周期内带来超过1.5亿美元的收入。可以发现,以上所有基于专利许可和运营的上市公司,包括朗科,必须是专利许可和诉讼相结合才可以的,没有诉讼基本上很难形成商业模式的闭环,这一点在中国也不例外。

当然,这种单纯依靠专利运营的上市模式风险也很大,因为收费的不确定行,实际上在美国也出现过很多类似企业被迫倒闭或转型的情况,就像我们之前也报道过一家美国一家非常著名的专利运营公司——马拉松集团,就是觉得专利许可运营的赢利远没有去做比特币挖矿来得快,于是转型成为了一家非常著名的比特币公司。(参见《干专利不如去挖矿!》)可见,北京证券交易所成立实际上对整个知识产权行业最大的意义并不是所谓的“知识产权”可以“证券化”了,而是为这些真正拥有核心专利的中国企业,甚至是所谓的专利流氓/NPE,开启了一个依靠专利许可和运营实现营收的商业模式。这条路径的成功是能够看得到、摸得着的,当然阻力也很大,包括政府、社会的意识,尤其是对所谓的“专利流氓”、NPE的认识等,就像我们屡次所说的,“专利”这个市场的产物,就要用市场的办法去让他运转起来,依靠这些小实体甚至是NPE来搅动整个中国的创新和转化,如果一直总想着依靠政府输血,永远建不成一个真正市场化的知识产权概念股。这也是为何我们一直要力挺“专利流氓”的原因,中国现在还远没有达到要打击“专利流氓”的地步,第一步首先要把“专利流氓”培养起来才可以。当然,也必须要包括国家知识产权局在专利运营推动上的转型,过去五年的实践,基本上已经验证了政府主导的专利运营是无法成功的。所以为更多基于市场运营的中小实体创造上市的通道,通过专利许可和诉讼让这些小实体受益,吸引更多的资本和专业人才进入,或许才是专利运营的正确打法,才是专利打开资本大门的正确之路,才应是政府下一阶段工作的重点。


标签: 专利 朗科 知识产权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