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知产新闻资讯

量子纠缠与专利保护的共同性(4个相同点)

作者:Robert Harrison

各种产品利用了量子纠缠的特性,这四件专利分别是:

11/944,631号专利申请

13/449,739号专利申请

13/492,830号专利申请

但是专利中却没有提供多少细节来证明这项发明确实有效。USPTO的专利审查员驳回了专利申请,因为这些申请“无法操作”,而且这项发明没有“实用”。

结语

Robert Harrison博士目前是Sonnenberg Harrison的联合管理合伙人,他的职业生涯起始于欧洲专利局,并在IBM、Gore-Tek等公司,以及Rouse和多家知识产权咨询服务机构担任合伙人。所以他的视角能够兼顾到专利审查、企业和法律多重角度,文章值得一读。

其实在看过Robert Harrison博士的文章,再看一下美国CAFC对这四项专利的认定(裁决可以点击文尾“阅读原文”),可以发现,其实世界各国的专利局都可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即那些想像力过于强烈的发明,甚至是或在发明人世界中的发明,如果无法提供充足有力的证据,确实很难满足专利法对于可专利客体的认定。

CAFC的裁决

今天介绍这个案例,本质上还是想看一下美国在处理类似的问题上所采取的操作思路,基本上还是会回到法条102条进行处理,也就是是否属于专利法规定的客体的认定。但是目前中国专利制度上,出现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问题,就是“非专利申请”出现导致了一些专利会被质疑是否能实现,以及其中的实验细节。但是,诚如Robert Harrison博士文章中所述:美国(乃至全世界)的专利审查员很少质疑专利说明书中的实验细节。实际上也就点出了专利审查员在审查专利时,不擅长的处理实验数据,对于像文章中这种量子纠缠比较明显不符合常理的发明,确实可以直接进行合理质疑,但是如果遇到模棱两可的情况,审查员就很难判定。所以,类似于中国专利审查指南修订草案中对于“诚信原则”的规范,一些看似涉及到“诚信”的条款到底有没有必要设置,就像实验数据的证明,会不会浪费审查资源,确实值得讨论。此次修订对于实施细则第十一条的审查,恐怕让很多审查员立刻手里多了很多可用的“尚方宝剑”,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想用的话,可以做到“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这是相当可怕的一件事,也许企业精心设置的布局就这样被直接驳回了。反过来,对于是否合理,却根本没有任何标准答案,就像审查员质疑一件发明的实验数据,怎么能够认为审查员的判断一定是合理的?这种规则的前提一定是,认为审查员已经是资历和经验已经非常丰富的专利审查专家,但是现实情况,可能并非如此。所以审查指南中有关“诚信”的条款,看似是对申请人的考察,更深层次则是对专利审查员业务技能的考察,基于我对目前整体审查队伍的情况来看,这一条的存在,恐怕不能排除被滥用的可能,而一旦滥用,对于正常专利的伤害将远远大于对非正常专利的规范。

这才应当是当前专利审查指南修订草案中更应关注的一点,否则的话,原本去对付除了数量多但是本质上对中国创新体系并无危害的非正常专利,就会演变成对于真正创新的设置障碍,这将本末倒置,丢了西瓜捡芝麻。

CAFC的裁决

所以,我们不建议在专利审查指南中罗列过细的内容,这一点可以借鉴美国的做法,凡是不符合相关规定的,有法可依的,按照法、细则的顺序依次引用,而不宜直接参照审查指南的规定直接对申请人进行质疑。这样也更符合立法精神,能够满足多方利益需要,而非某一个部门的一己私利。

标签: 审查员 专利 量子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