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著作权>>投诉维权经验

哪吒之魔童降世与五维记忆谁赢了(五维记忆碰瓷哪吒后续)

image.png

“50亿票房”“国漫之光”......多个光环一度让去年暑期的热映电影《哪吒》走上巅峰,但光环背后,抄袭风波也引发广泛关注。

昨天下午,时隔一年,《哪吒》侵害《五维记忆》改编权纠纷案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迎来了一审开庭。

与以往案件不同的是,此次法院合议庭由7人组成,据2018年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陪审员法》显示,社会影响重大的案件可采用7人合议庭。

据悉,去年6月,《哪吒》正式上映,短短1月时间,票房突破45亿,火爆的票房也引起了《五维记忆》发行方及演员的关注。同年8月19日,《五维记忆》演员石璟箜篌在微博上放出了一系列对比图片,直指《哪吒》在内容、细节以及海报进行抄袭;8月22日,《五维记忆》发行方中影华腾公司召开媒体见面会,公开维权;11月11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受理本案。直至一年后的今天,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庭审中,中影华腾认为,由杨某作为编剧和导演,北京光线影业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可可豆动画影视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十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彩条屋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简称《哪吒》),在人物形象设计、故事情节和制作元素等方面与《五维记忆》存在大量相同或相似之处,构成著作权侵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并连带赔偿经济损失5000万元,承担合理费用100万元并消除影响。

针对中影华腾的起诉,《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认为,《五维记忆》仅为舞台表演不属于作品,因此无著作权产生。此外,《哪吒》的创作早于《五维记忆》演出版本的发表时间,且《哪吒》与《五维记忆》不相同也不相似,客观上不存在侵犯行为。庭上,《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代理律师分析了两者故事情节与表现形式方面的区别。

《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表示,原告主张的《五维记忆》与《哪吒》“相似之处”是原告刻意过度解读《五维记忆》的演出内容,并故意曲解《哪吒》的电影内容后,人为制造、生搬硬凑所得。此外,导演杨宇非《哪吒》电影的著作权人,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因此,请求法院驳回中影华腾全部诉讼诉讼。

那么,《哪吒》与《五维记忆》是否存在相似或相同?《哪吒》是否构成著作权侵权?5000万的索赔额是否合理?

一、《哪吒》与《五维记忆》是否存在相似或相同?

案件审理过程中,中影华腾认为,《哪吒》与《五维记忆》在故事情节、人物形象、人物性格、人物关系以及其他元素等方面存在有大量相同或相似之处。

(滚动查阅)

中影华腾指出,《哪吒》与《五维记忆》在故事情节上存在8处相似点,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一)两部作品都是将两种不同的能量转化为两位性格截然不同且具有先天神力的男性角色;(二)《哪吒》将《五维记忆》中黑、白精灵进入画面并在其中学习、修炼、成长的情节改编为哪吒进入山河社稷图中并在其中学习、修炼、成长;(三)《哪吒》将《五维记忆》黑、白精灵从水中联合营救花神的情节改编为哪吒与敖丙从水怪中联合营救小女孩的情节;(四)《哪吒》将《五维记忆》黑精灵遭到误解、冲突、对立的情节改编为哪吒跳出界外为抓水怪同时营救小女孩,遭到误解、冲突、对立的情节;(五)《哪吒》将《五维记忆》黑精灵因矛盾升级而导致魔性爆发最终使人间陷入险境的情节改编为哪吒因矛盾升级而魔化使陈塘关陷入险境的情节;(六)《哪吒》将《五维记忆》黑精灵被人间大爱感化情节改编为哪吒被父爱感化的情节;(七)《哪吒》将《五维记忆》黑白精灵共同抵抗天灾改编为哪吒敖丙共同抵抗天灾,同时将花神挽救黑白精灵消耗自己的情节改编为太乙真人挽救哪吒、敖丙的情节;(八)《哪吒》将《五维记忆》黑白精灵灵魂升华改编为哪吒、敖丙保住魂魄的情节。

对此,《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称,通过情节对比,《哪吒》描写的是将混元珠被元始天尊化灵珠与魔丸等情节,与《五维记忆》中黑白精灵两种力量转化为太空来客降落地球的情节明显存在不同,不构成相似;同时,《哪吒》中,山河社稷图是元始天尊的法宝,画中的空间与哪吒属于同一空间,不属于“穿越”行为,与《五维记忆》黑白精灵学习、修炼、成长的情节完全不同,不构成近似;同时哪吒与敖丙没有因小女孩产生误解,与黑白精灵爱上花神,产生隔阂存在明显差距,毫不相似。此外,《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认为,中影华腾对争议内容发生的顺序、故事情节存在误解,并不认为《哪吒》与《五维记忆》存在相似、相同之处。

除故事情节外,中影华腾还认为,在人物形象、人物关系方面,《哪吒》《五维记忆》均采用了中国阴阳哲学思想,由此延伸创作了阴阳两分的人物设置及人物情感关系的安排;同时中影华腾指出,哪吒、敖丙额头上都印有“半漩涡”,与黑白精灵额头与胸前的“半漩涡”式的美术设计相似。

对此,《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答辩称,黑精灵身上与哪吒额头符号存在明显区别,且原告主张的符号设计早在2005年上映的电视剧《宝莲灯》中出现,可见,人物额头设计标识是非常常见的艺术变现手法,非原告独创,无权禁止他人使用。

二、《五维记忆》是否享有著作权?

据了解,《五维记忆》时长约为90分钟,该剧以中国传统古典戏剧结合27项非遗传承项目的表演形态,表达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以及天、地、人不同空间维度的故事情节,开创了“视觉三维、听觉一维、嗅觉一维的五维技术模式。

在本案一审过程中,中影华腾称,《五维记忆》主创团队从2012 年开始构思,于2016年创作完成《五维记忆》脚本文字作品,同一年,中影华腾陆续向社会发放了数万册图文并茂的宣传画册(含剧情介绍)。

2017年4月8日,《五维记忆》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大剧院进行了首演。2017年9月28日,中影华腾对《五维记忆》脚本“《menory》---中国非遗盛典”进行作品权利登记。《权属证明》登记号:国作登字-2017-A-00424631。

之后,中影华腾根据演出场景的不同,基于演出地域、受众等因素,对《五维记忆》脚本和舞台戏剧进行了相应调整,形成了若于不同版本,并先后在美国洛杉矶帕萨迪纳市政大剧院、北京展览馆剧场、北京21世纪剧院等公演十五场,至今已正式上演3年。

中影华腾强调,从选角到编排,从音乐制作、数字内容制作、服装造型、道具制作再到各项技术合成等,历经6年,总共投资近1亿元人民币。《五维记忆》凭借独特的剧情表达、浓郁的文化底蕴、精湛的表演技艺、鲜明的人物设定和深厚的哲思内设等先后获得国内外诸多大奖,开创了《五维记忆》的IP商业模式。

此外,《五维记忆》的演出盛况还获得包括央视新闻频道、央视财经频道等众多主流媒体的宣传报道,蕴含着巨大的商业价值。

故,中影华腾认为,其享有《五维记忆》脚本和舞台剧的著作权。

对此,《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认为,“根据《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戏剧作品是指供舞台演出的作品,而不是演出本身,即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是舞台演出所依据的剧本而非舞台表演。目前,中影华腾提交的现有证据中仅是针对《五维记忆》的舞台表演成果,而未提供该表演所依据的剧本,即本案中,中影华腾所主张著作权的权利作品尚处于缺失状态,无法通过本案寻求著作权的保护。”

同时,《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指出,中影华腾提供的多份《五维记忆》舞台表演录制品是由多个不同角度镜头剪辑而成,且在后期制作中增加了特效,不能证明该录制品内容就是原告主张的公开演出内容。该录制品所呈现出来的内容与现场观众对现场表演可感知的视觉效果以及内容无法完整对应,且形成时间晚于中影华腾主张的首次发表时间。因此,该证据不能证明中影华腾提交的视频内容就是中影华腾主张的公开演出内容,不能作为本案的对比依据。

因此,《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认为,中影华腾 《五维记忆》表演无著作权权利。

最后,双方围绕着赔偿金额展开辩论。

中影华腾认为,自2019年7月26日《哪吒》院线上映、8月29日海外上映及10月11日网络平台上线以来,《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声称《哪吒》累计票房近50亿元,侵犯了《五维记忆》的合法权利,以其盈利方式,要求《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赔偿5000万元。《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认为,中影华腾并未提交《五维记忆》的盈利情况,其主张并不合理,故请求法院驳回请求。

在最后陈述阶段,中影华腾表示同意调解,《哪吒》编剧导演及联合发行方不同意调解。案件并未当庭宣判,有关案件进展,知产力将持续关注!

标签: 著作权侵权 著作权保护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