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专利权>>专利保护经验

六神丸是谁发明研发的(六神丸专利情况介绍)

直到今日,各企业仍没有释放品牌统一的信号,未来,“雷允上”能否实现统一依然是未知数。

作者 |白战堂

编辑 | 锦鲤

苏州城,古称吴中,历来名医辈出,医著浩瀚,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吴门医派。雷氏后人雷大升(1696—1779),字允上,号南山,祖籍江西省丰城,随父迁苏州定居。

雷大升自幼勤读医书,曾与温病学说创立者叶佳(叶天士)一同拜师王子接(晋三)。后雷大升研究并吸收吴门医派精华,将温病学说付诸实践,把行医和制药结合在一起,成为吴中名医之一。

雷大升建业雷允上

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雷大升弃儒从医,虔修中药丸、散、膏、丹,并著有《丹丸方经》《经病方论》《药症方略》《金匾辩证》等医学著作。然而,受战乱等诸多因素影响,四部著作均已失传。

▲雷大升医学著作

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为行医就诊,时年38岁的雷大升在苏州阊门内开设了“雷诵芬堂”药铺。

▲吴中阊门诵芬堂老药铺

由于医术高明,治病有方,雷允上名噪姑苏。一时间,苏州及周边城市的患者皆慕名而来。《雷允上墓志铭》载:“吴郡工岐黄术者固不乏人,而雷公南山以经济才治活人者,尤矫然绝俗。”《苏州府志》《吴县志》等文献中也均有其“治病无不效”“遇贫者与之药”的记载。

然而,随着雷允上名满杏林,当时有不法之徒生出歹念,打着“雷允上”的名号制作假药,导致雷允上口碑下跌。面对假冒产品,“雷诵芬堂”束手无策,迫不得已给官府写了一份“求救信”。苏州当地官府听闻此事后,立即采取行动,及时捕获数十名制作假药的不良商人。

在政府的帮助下,“雷诵芬堂”这块招牌也得以“昭雪”,恢复了往日口碑。为警后人,苏州官府还特意将此事刻碑记录,可以说,这是苏州知识产权的萌芽。

▲碑文内容展示

此后,雷允上名声愈来愈大,人们习惯将“雷诵芬堂”称为“雷允上”,雷允上药铺逐渐成为南方著名药铺。

雷子纯出逃上海滩

一石激起千层浪。清咸丰年间,太平天国与清军展开频繁战事,搅乱了雷氏家族原本安宁地生活。

为避战乱,雷氏子孙携带贵重药品相继离乡谋生。其中,绮三房雷子纯、松五房雷骏声结伴离开苏州,逃至上海。

初到上海,雷子纯与雷骏声为了维持生计,开始在上海城外新北门一带摆摊度日。后其他雷氏子孙也先后到达上海,在老北门与新北门之间摆摊度日。就这样,雷氏家族在上海滩立足了。

▲清代上海老北门街边商贩

清咸丰十年(1860年),雷子纯于新北门外(上海法租界兴圣街)设立“雷诵芬堂申号”(简称申号),继续生产、经营雷允上药品。

同治三年(1864年),雷子纯的儿子雷滋蕃从其父手中得到一张六神丸秘方。随后独自一人在上海小东门方浜路开设了“雷桐君堂”药店,并雇用两名职工经营少量自产成药(由苏州通和坊老家妻女手工制作后带到上海销售)——“雷滋蕃牌六神丸”。

为加大宣传,雷滋蕃手写广告单,张贴于上海街巷墙面及电线杆上,引来不少顾客,从此打开了“雷滋蕃牌六神丸”的销路。但就是这样一粒药丸也为雷氏家族后来发生的内讧埋下了导火索。

▲“六神丸”广告

后几年,太平军接连败北,江苏归于平静。

在此背景下,外出逃难的部分雷氏子孙返回苏州,重开“雷允上诵芬堂”药铺(简称苏州雷允上)。至此,雷允上药店分成苏州雷允上(总号)与申号(分号)两部分。

“六神丸”专利之争

清光绪三年(1877年),苏州雷允上按前店后场的模式,设立加工厂,并逐步扩大规模。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苏州昆山一带发生流行性瘟疫,而苏州雷允上所生产的成药均为适销对路的夏令药品,因此药品需要量急剧扩大。这一年,苏州雷允上名声又一步提升,其营业额成倍上升。

彼时,远在上海的申号,业务也在不断扩展。“雷滋蕃牌六神丸” 也因其疗效独特,获得了高额利润,这也使原本相安无事的雷氏后人产生矛盾。

一部分雷氏子孙认为,“雷滋蕃牌六神丸”是雷氏家族秘方,应由雷氏后裔共同经营,不能一房独得利益。雷滋蕃则声称,“雷滋蕃牌六神丸”系外来处方,并非雷氏祖传,各房无权干涉。

后经协商,双方决定,由雷滋蕃出资现大洋一万块一次性买断“六神丸”的生产经营权,并规定今后苏州雷允上每销“雷滋蕃牌六神丸”一料(相当现在100粒装的200瓶),提取“规银”即98成银子3两作为专利费归绮三房独得,各房无权分享,并立笔据由两家至亲监证为凭。

专利权买断后“雷滋蕃牌六神丸”商标随即取消,改名“六神丸”。原供货渠道一律中止,“雷桐君堂”关闭歇业,从此六神丸成为申号所属的专利产品。

东施效颦“雷允号”

时间辗转至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几经变迁的雷允上药店传至雷氏子孙雷学嘉(徵明)、雷学乐(显之)弟兄二人手中。其中,雷学嘉任苏州雷允上经理,雷学乐任申号经理。

民国十一年(1922 年),苏州雷允上依法收执“九芝图”商标注册证书,成为我国最早注册商标的药店,并在苏州西中市大街将苏州雷允上翻建成钢筋水泥楼,在石库门两侧,分别挂上“诵芬堂雷允上精选正药”和“诵芬堂雷允上阿胶丹丸”的长铜照牌。

然而,随着名声、业务的扩大,雷允上药店的模仿者也越来越多。

民国十三年(1924年)苏州雷允上的品牌和商标遭到日本药商“山寨”。

当时商标局出版的第六期商标公报显示,有一名叫矢渡平兵卫的日本药商,申请注册了雷允号及雷允联合商标,注册类别为药料、药品。

▲《为日商影射雷允上商标请求公处的函》

知晓此事后,雷徵明(上海法政学院毕业)积极利用已有的《商标法》维权雷允上商标,得到了上海以及苏州总商会的响应支持,他们分别于当年5月2日、5月3日发函为雷允上声讨。

不过,有关此事的结果,相关的档案资料并无记载。民间流传着“雷允上商标侵权事件得到了民间力量的支持,最终,雷允号及雷允联合商标并未得到核准”的传说。

雷学乐接手申号时,市面上仿制六神丸的假冒品牌很多,雷学乐设法加以取缔,经过多方努力,逐步使赝品销声匿迹于市场。于此同时,为应付当时客观环境,雷学乐不仅拜黄金荣为先生,还聘请司法界老前辈张一鹏律师为常年法律顾问。

“一分为三”的申号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为进一步扩充业务,雷学乐征得五房族人同意,在天后宫对面(今上海河南北路3 0 号)盘下一家破产歇业的铁大桥庆余堂药店,开设“雷诵芬堂北号”(简称北号),同时将申号改称为“南号”。

▲雷允上上海南号旧照片

1937 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由于北号所在的苏州河北岸为日军势力范围,其业务被迫暂停。为避战火,雷学乐在静安寺路719号斜桥弄口(今上海南京西路吴江路口)暂租一处店房,将北号店内的贵重商品移至新址暂存。

由于静安寺附件居民集中,又缺乏药店,于是,雷学乐在此开设雷允上新店,暂称“北支号” 。

1937年年底,桥北地区逐渐安定,北号恢复营业。原系临时性的北支号因营业正常,有发展前途,雷氏家族保留该店,后经再次装修,北支号规模超过“北号”,成为一家相当气派的中药店,更名为“西号”。

至此,雷允上药店在上海形成“三足鼎立”态势。

1956 年,我国进行社会主义改造,雷氏后人积极带头参加公私合营,并将六神丸秘方献于国家。同年9月,经国务院批准,中央卫生部(56)卫药漆字第801号文明确规定雷允上六神丸列入保密制造范围。

两年后,上海雷允上与其他几家著名中药店共同组建成“公私合营上海中药联合制药厂”。彼时,苏州雷允上也改建为苏州雷允上制药厂。

▲六七十年代的雷允上药店

20 世纪六七十年代,上海雷允上药店几度更换店名、数次迁移店址,原有的职工也由所属黄浦、虹口、静安三区药材公司根据工作需要统一调配;苏州雷允上制药厂也被改为苏州中药厂,而雷允上著名药品——六神丸也被改名为咽喉丸。

1979年初,上海雷允上药店相继恢复原来的店名,统一称为“雷允上药店”,苏州中药厂恢复苏州雷允上制药厂厂名。次年,苏州六神丸所使用的“九芝图”牌被国家工商局列为著名商标。

▲九芝图商标图案

随着改革开放的惊涛骇浪,各行业陆续恢复升级。苏州沐泰山、王鸿有、童葆春三家药店工场相继并入苏州雷允上制药厂,使其生产有了进一步的扩大。

1983年,苏州雷允上制药厂年产值已达1 3 0 0 多万元,比1982年增长了9%。同年8月,苏州雷允上制药厂因业绩突出,受到国家经委的通报表扬。于此同时,苏州生产的六神丸在1979年、1984年和1989年三次蝉联国家质量金奖。

值得注意的是,1984年10月,国家医药管理局下发(84)国药科字第431号“科学技书保密项目通知书”把雷允上六神丸列为医药系统“绝密级”项目,直到今天,六神丸制作工艺仍旧是“绝密级”项目。

▲80年代上海六神丸(出口装)

而上海雷允上药店始终保持着上海同行业的“龙头”地位,连续十五年在上海中药零售市场独占鳌头。

1992 年,原卫生部部长陈敏章考察苏州雷允上时特为其题词:“名声如雷,允称上乘”。彼时,雷允上风光无限。

“雷允上”商标之争

20 世纪90年代,全国各地掀起了股份制改革的浪潮。

1997年底,中国远大集团和苏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苏州雷允上制药厂,将其更名为雷允上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雷允上集团)。

▲企业架构图

同一时期,上海雷允上药店重组为上海雷允上国药西区有限公司(简称雷允上西区)、上海雷允上药业北区公司(简称雷允上北区)、上海雷允上药业有限公司(简称上海雷允上)3 家公司。

2000年4月,雷允上西区与上海静安区药材公司重组合并设立了上海雷允上国药西区有限公司(简称雷允上西区)。不久后,开开集团收购该企业,其旗下上市公司开开实业(600272.SH)更以1.46亿元两次增资雷允上西区。

同年9月,上海医药(601607.SH)重新组建上海雷允上,持股比例高达97.58%,并联合经营雷允上北区,持股44.24%。2001年下半年,复星医药正式参股雷允上北区,成为第二大股东。2007年2月,复星医药为集中力量发展旗下另一老字号品牌“童涵春”,以2375万元的价格向上海仁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转让了所持有的雷允上北区1200万股份,并于当年3月办理工商变更登记。

目前,上述四家企业旗下均拥有以雷允上冠名的多家企业,业务遍开各地。除了业务上的竞争外,几家企业对“雷允上”商标的争夺从未停止过。

2013年1月1日,我国开放注册的新增服务。同年,苏州雷允上遂在该类服务上注册了第11987639号“雷允上”商标和第11987640 号“雷允上及图”商标(即两件争议商标)。

▲第11987639号“雷允上” 商标注册情况

▲第11987640 号“雷允上及图” 商标注册情况

上海雷允上知悉后,认为两件争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的规定,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宣告无效的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两件争议商标均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裁定予以无效宣告。

苏州雷允上不服判决,将国家知识产权局诉至北京知产法院。

经审理,北京知产法院认为,雷允上诵芬堂以我国传统中药行业常见的“前厂后店”模式进行经营,后因历史因素在上海开设有分店或分支,苏州雷允上与上海雷允上均在保留“雷允上”标识的基础上各自独立发展,长期并存。二者的经营方向虽各有侧重,但均将“雷允上”作为核心标识长期从事药品销售,且均具有较大的规模。

苏州雷允上前身包含“雷允上制药厂”和“雷允上国营药店”两条发展脉络,而上海雷允上前身由于历史、地理等原因一直延续“药品零售或批发”领域的发展。在两件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二者均将“雷允上”作为核心标识长期从事药品销售,故现有市场格局的形成属于正常生产经营导致的善意共存。

因此,苏州雷允上既传承“雷允上”老字号的历史渊源,也长期在药品零售服务上使用“雷允上”,其申请注册两件争议商标并无抢占他人商誉的主观意图,不属于商标法第三十二条“以不正当手段抢注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之情形。故判令撤销前述被诉裁定并重新作出。

至此,两家雷允上之间的纠纷告一段落。目前,上海雷允上已改变策略,开始申请注册“雷氏”商标,但苏州雷允上与雷允上西区依然在“雷允上”的所有权上打的火热。

除商标之争外,厂家纷乱、产品价格参差不齐、品牌混淆、消费者辨识度低等一系列问题也缠绕着雷允上药店。

拒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范围内有近百家以“雷允上”冠名的公司,仅苏州雷允上旗下就有10余家。同时,各家企业均有生产六神丸等药品,“买什么药只能靠消费者自己识别。”

面对这一乱象,有观点称,“品牌分散不仅会阻碍品牌做大,有时也会造成误会,合并或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一处理方式看似有些简单粗暴,但早有企业付出了实践。2002年,为解决童涵春“分裂”问题,豫园商城(600655.SH)发布公告称,合并南号与北号,统一童涵春。

当然,也有观点表示,“雷允上只是一个简称,每家公司的全称其是不同的。”其实不然,此前,苏州雷允上生产的六神丸被香港卫生署公布汞含量超标,消息一出,开开实业、上海医药均被牵扯其中。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直到今日,各企业仍没有释放品牌统一的信号,未来,“雷允上”能否实现统一依然是未知数。但回望历史,曾经在动荡与苦难中,诞生、成长的“雷允上”如今早已今非昔比,无论是否走向统一,笔者只想说一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参考资料

[1] 姚玲.《“雷允上”药业的百年传奇》.

[2]郝向梅.《雷允上:承吴门医派之精髓》.

[3]尚耀.《雷允上“今夕”》.

[4]金凡.《雷允上:百年老店回春》.

[5]张存龙.《清代久负盛名的老字号中药店》.

标签: 专利侵权 专利保护 专利诉讼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