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专利权>>申诉抗辩经验

歌尔诉敏芯侵权谁赢了(专利侵权赔偿标准是什么)

要求对方赔偿1.5亿元,歌尔底气何来?

8ef0a7f49d204f9e8f15332be00531c8.png

歌尔敏芯系列诉讼标的超亿元,公众关注的究竟是什么?

6月2日,上交所官网披露了2020年第34次审议会议结果。结果显示,同意苏州敏芯微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敏芯)发行上市。

但横亘在敏芯与歌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歌尔)之间的诉讼仍是未决的问题。从双方的诉讼过程及招股书信息来看,过会后,敏芯或仍存在源于专利方面的诸多风险。

系列诉讼19件,总计标的超亿元

在敏芯最新提交的招股书(注册稿)中,涉及专利诉讼的情况和知识产权风险在重大事项提示栏下赫然在列。

(敏芯在招股书(注册稿)中关于专利侵权诉讼的陈述)

(敏芯在招股书(注册稿)中关于知识产权风险的陈述)

在招股书中,敏芯声称有人对其进行“恶意诉讼”,对其发起“专利战”。

而这其中的“有人”则指向一家企业——在系列案中主动发起多件诉讼的歌尔。

事实上,歌尔与敏芯的系列诉讼不仅在时间上旷日持久,还引来相当数量路人的“围观”。

复盘整个事件,歌尔针对敏芯的诉讼始于2019年7月。

彼时,歌尔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主张敏芯侵害歌尔第ZL201521115976.X、第ZL201520110844.1及第ZL201020001125.3项实用新型专利权,要求立即停止侵权并进行赔偿。

据了解,与此案类似的,歌尔以敏芯侵犯其专利权为由发起的诉讼累计多达10件。

此后的2019年11月,歌尔子公司歌尔泰克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敏芯股份所有的“ZL200710038554.0”发明专利,系歌尔前员工梅嘉欣在歌尔泰克就职时的职务发明,专利权应当归属于歌尔泰克。

这并非单个案件,事实上,就专利权属问题,歌尔累计向敏芯发起8件诉讼。

截止目前,歌尔共起诉敏芯各类案件累计19件。诉由包括专利权侵害问题、专利权属问题以及专利无效宣告请求问题。诉讼标的金额累计已达1.5亿元。

(【图源:敏芯招股书(注册稿)】敏芯涉及的诉讼基本信息)

针对歌尔发起一系列诉讼的正当性及标的金额设置,歌尔股份知识产权总监李淑刚解释称,根据敏芯公司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MEMS麦克风相关产品为敏芯公司的主营产品,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2.8亿元,2018年2.5亿元。MEMS麦克风的核心技术分为芯片设计和芯片封装两大类,而涉案专利正是芯片设计或封装类专利,涉案专利技术对于敏芯公司的营收和利润具有巨大影响。进一步讲,在歌尔对敏芯公司主张权利后,敏芯公司仍然继续侵权,侵权性质恶劣。目前,歌尔正在证据搜集过程中,截止当前,能够发现的所有敏芯MEMS麦克风产品均涉嫌侵犯歌尔多项专利,尤其是芯片类专利,同时涉嫌侵犯歌尔多项专利。

基于以上,歌尔提出了相应标的额及停止相关产品生产、销售等诉讼请求。

另外李淑刚还表示,关于职务发明类以及不正当竞争案件,歌尔尚未提出具体金额的诉讼请求,但保留相关权利。待相关案件判决、相关权属等法律明确后,歌尔将根据具体损失要求相应赔偿。

维权诉讼时间巧合,舆论风向骤起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1月上交所科创板刚刚受理了敏芯的上市申请,基于敏芯在招股书和问询答复中单边公开的信息,新闻媒体版面中开始频现以“公司IPO频遭专利诉讼”为主题,将问题总结为“歌尔以妨碍敏芯上市为目的才发起诉讼”。

(某媒体就歌尔诉讼敏芯的报道)

(某媒体就歌尔诉讼敏芯的报道)

当舆论风向骤起,公众没来得及思辨:为何敏芯在首轮公开回复上交所问询信息时只披露了3起实用新型专利侵权诉讼信息,对当时已收到相关诉讼资料的发明专利诉讼秘而不宣?

而针对目前部分舆论评价及敏芯的“恶意诉讼”宣言,李淑刚称:“前后不到一年时间歌尔起诉敏芯各类案件共19件。尤其是2020年之后,案件的发起较为密集,但只有极少量案件发生在敏芯上会审议前的较短时间内,刻意选择时间点的说法在事实上是立不住脚的。尽管案件较多,但每次诉讼公司都是合理有据地进行,且敏芯的各种行为显示,如果我们不及时提起诉讼,歌尔将马上面临知识产权权益的损失。”

因此,歌尔方面呼吁——希望舆论及公众能够聚焦于案件和事实本身。

招股书存有争议,歌尔否认敏芯说辞

前文提到,敏芯招股书(注册稿)中包含目前仍存争议的事实陈述。其中包括一些关键性的事实材料,以及敏芯单方面对歌尔发起诉讼的定性。

敏芯在招股书(注册稿)中提出,2020 年 3 月 19 日,歌尔提起一件专利权属诉讼,将敏芯及公司成员唐行明、梅嘉欣、张敏列为被告,主张确认敏芯所有的申请号为“201920493097.2”的实用新型专利为唐行明的职务发明,主张上述专利归属于歌尔股份。

但敏芯表示本方拥有上述涉诉专利技术的研发记录,所涉技术与梅嘉欣、唐行明在歌尔泰克、歌尔股份的本职工作等无关。

据第一财经报道,歌尔首席法务官何昕曾表示,部分案件在之前双方交换的证据中可以明显看到,敏芯股份方面完全没有研发记录,而只是公司领导指示研发人员申请几个专利,然后研发人员就进行了相关专利的提交。

此外,何昕还表示目前歌尔主要起诉了唐行明职务发明系列案件,通过研究敏芯2019年申请的所有MEMS麦克风相关专利,可以看到全部这些专利的技术申请点都与歌尔既往专利申请点相同或者高度相似,沿袭了歌尔既往的技术路线。

(敏芯招股书(注册稿)中对专利侵权诉讼的基本情况与进展的描述)

同时,针对敏芯在招股书(注册稿)中提及到的一系列叙述,李淑刚再次系统地予以表态——歌尔不同意敏芯将系列诉讼定性为恶意诉讼的说辞,也不同意敏芯单方面声称产品侵权案件不侵权、职务发明案件不属于职务发明及系列诉讼对其影响较小的说辞。

“敏芯IPO材料的上述陈述(自称影响极小、诉讼标的却相对较大)是在进一步误导公众误解歌尔诉讼的出发点,我们相信最终会有公正的法律判决。”

“前浪”狙击“后浪”?实力悬殊或无必要狙击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歌尔于2008年5月在深交所上市,主要从事微型声学模组、传感器、智能音响等智能硬件的研发、制造和销售。目前其在册90项商标信息,8082项专利信息,30项软件著作权信息和9项网站备案。

(图源:天眼查 整理:知产力)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歌尔就已占据全球MEMS(微型机电系统)麦克风11%的市场份额。另外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消息,2016年7月8日,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MEMS分会评选出中国大陆MEMS五强企业,这其中也包含歌尔。

(2015年全球已封装MEMS麦克风市场份额(数据来源Technavio公司))

2018年,根据麦姆斯咨询相关资料,歌尔MEMS产品更是已位列全球第十一名,遥遥领先于国内其他MEMS企业并开始挑战欧美MEMS行业巨头。

在公司总体市场表现方面,歌尔于2017、2018及2019年分别实现营收255.4亿元、237.5亿元和351.5亿元。而据敏芯招股书(注册稿)中透露的信息来看,2017到2019年敏芯分别实现营收为1.1亿元、2.5亿元和2.8亿元。

(敏芯招股书(注册稿)中披露的主要财务数据和财务指标)

客观来说,无论从营收能力还是资产总额上对比,两家公司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那么,这是一场“前浪”狙击“后浪”的纠纷吗?歌尔的诉讼目的究竟是?

李淑刚对此作出了回应:面对敏芯侵犯歌尔知识产权的情况,歌尔出于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角度提起专利侵权诉讼,随后敏芯公司在IPO的准备过程中隐藏侵犯歌尔权益的相关证据,甚至试图撤回本应属于歌尔的职务发明、指认歌尔恶意诉讼。歌尔相关维权的起因、诉讼规模的扩大以及后续可能的进一步维权,均立足于客观事实、及时维护公司权益的合理合法选择。

“维护公司的知识产权权益是公司法务和知识产权部门的核心职责,敏芯上市与否不会对我们的维权工作产生任何影响。”

那么,究竟孰是孰非?法院暂未出具详细结果。而从本案中,旁观者不难获悉,知识产权在企业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们期待法律为争议给出合理答案,该过程或将曲折,但不会止于半途。

标签:

版权声明: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您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212204701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139XXXXXXXXXXX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